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汽车亲子E报论坛

首页
你现在的位置:

雁北堂新书《嫌疑人的痕迹》即将上市

2017-01-16 16:26:16   来源:北国网   作者:   编辑:徐硕

  雁北堂出品

  雷米、蜘蛛、紫金陈 联袂推荐

  一切罪恶皆有痕迹

  他和她一步步探寻真相,也一点点靠近爱情

  网络原名《罪殁流年》

  THE TRACE OF THE SUSPECT

嫌疑人书模

  ◆作者简介--------------------------------------

  纨纸

  毕业于文物考古专业,现从事书画拍卖工作,但从小就痴迷于各种推理小说,高中起开始接触刑事科学,并一发而不可收。

  一个喜欢重金属与恐怖片,却又热爱小动物和卡通的矛盾体。

  痴迷于各类甜食和肉制品,却又总是为了体重而斤斤计较。

  创立了一个长达十余年的网络广播剧社团,也认识了一群有着共同梦想与爱好的小伙伴。

  写作不是工作,却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编辑推荐--------------------------------------

  刑侦技术+推理

  本书主要的看点在"痕迹学",如何在杂乱无章的犯罪现场找到犯罪分子的蛛丝马迹,正是故事中的特案组成员要做的主要工作。本书完稿后由律师、刑警、公安大学的教师联合审阅,确保了故事的科学性。

  悬疑+言情

  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完全符合主流年轻人的口味:男主刑侦专家、高大有品位、冷都男、腹黑,女主初出茅庐、阳光灿烂,且智商常年在线,法医性感却爱爆粗口,技术男呆萌不失狡黠……人物设定完全不输偶像剧,每个形象都闪闪惹人喜爱,总有一款打动你。全书共涉及八个故事,有的侧重侦破,有的侧重爱情,极致艰险地追凶、潇潇洒洒地谈情,加之作者细腻的描述,不知不觉间便俘获你的心。

  ◆内容介绍--------------------------------------

  一线刑警亲历离奇案件,痕迹学专家凶案现场直击:怀孕女模裸死公寓,腹中胎儿竟被取走,混乱的犯罪现场,特案组成员如何甄别犯罪痕迹?餐馆主厨无故失踪,现场多重关键证物却指向不同案件,扑朔迷离的线索令特案组陷入僵局,当他们步步深入虎穴,认为就要确认嫌疑人时,却发现案件才揭开冰山一角;一次次深陷危局,一寸寸探寻痕迹,看似不相干的事件,背后是否暗藏玄机?

  ◆句子摘抄--------------------------------------

  有些人,因为爱,而选择了原谅。

  而更多的人,却因为爱,而选择了憎恨。

  他爱得决绝,爱到不顾一切,所以就连痛,也要痛到痛彻心扉,粉身碎骨……

  就像命运对他们开了一个玩笑。兜兜转转二十几年,当那段逝去的青葱岁月已经变得好像别人的故事一般,当早就放弃了寻找,也放弃了等待,那个人却突然出现在了面前。

  他说--对不起,让你与我相遇。

  因为爱,就是付出。你若爱一个人,即便是拼上自己的性命,也会去保护她。

  他在有限的生命里学会了如何去爱一个人,也因为他的爱,活下来的人才能成为他到过这个世界的最好的证明。

  初时浅浅的,看起来十分和煦,而那笑容渐渐散去后,眼里却透着一丝凛冽,仿似洞察了一切,而且,是那么的不屑与阴冷。

  她很干净,就像一朵荏弱的小花,弱不禁风,但却自带着芬芳。

  ◆ 目录--------------------------------------

  序幕

  第1章 血色红唇

  第2章 特案小组

  第3章 海岩咖啡

  第4章 美人计

  第5章 悲伤的真相

  第6章 消失的主厨

  第7章 被忽略的凶器

  第8章 案中案

  第9章 暖夜

  第10章 卧底

  第11章 "馨"

  第12章 植物人的女朋友

  第13章 花瓣指甲

  第14章 无处安放的爱情

  第15章 英雄救美

  第16章 坟墓里的宝藏

  第17章 消失的佛头

  第18章 血与雪之地

  ◆ 文摘--------------------------------------

  秋日午后的阳光,浓烈,但并不刺眼。

  夏岚仰着头,望着天空。

  这是她第一次出现场,却表现得异常失败。

  其实,为了这一天,她已经做了很久的准备。

  她从小就喜欢看刑侦题材的书籍和影视剧,毕生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合格的犯罪现场勘查员,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助受害者沉冤昭雪。

  可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即便她已经学了这么多年,也看了这么多年,可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尸体却还是吐了,而且,吐得一塌糊涂。若不是师兄及时将她拉了出来,她甚至可能直接吐在案发现场。

  师兄小王把她搀扶到了小区花园,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笑道:"没事的,一开始都是这样的,多看几次就好了。"

  她擦擦嘴,感激地笑笑,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其实也不是你的问题,这案子确实是血腥了一些,第一次勘查现场就看到开膛破肚,能受得了才奇怪。"

  是啊,今天原本不该她来出现场的,毕竟她还不够资格。

  可偏偏同组的另一个人刚好请了假,这案子情节又比较严重,上面非常重视,生怕人手不够。所以,她这个"菜鸟"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过来。

  "我,我好多了,谢谢师兄。"

  "真的没事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实在受不了也可以不用回去的。"

  言下之意,他一个人也是可以应付的。

  "没关系的!"她摆摆手,示意自己可以,"我能行的,真的没事了!"

  "嗯,那就不用你管玄关的部分了,去别的房间勘查吧。"

  玄关,就是女尸所在的地方。

  小王这个人,虽然矮矮胖胖的,看似比较粗心,但对待后辈,却也有着小小的温柔。

  夏岚感激地点点头,整理了一下仪容,跟着他朝着楼门口走去。

  再一次回到案发现场时,法医已经赶到了,正蹲在玄关的尸体旁,做初步的检查。

  法医戴着口罩,穿着件蓝色的工作服,脚上套着鞋套,头发也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夏岚看不清她的脸,但那苗条的背影却显示出了她的性别。

  夏岚隐约觉得,她的年纪应该不会太大,因为她旁边的工具箱上竟然绑着一条黄色的丝质小方巾,原本冰冷的气氛也柔和了一些。

  其实,被害人的血早就干了,而且凶手也做了细致的清理,所以现场并没有太多的血迹。

  那是个年轻女性,从一些现场摆放的生活照片看,她长得很美,是大部分男人心目中的那种女神级的人物。可现在,她却赤身躺在地上,从胸部往下,一直到下阴的部分,都被人残忍地划开了。由于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身体也慢慢出现了尸斑,伤口处的肉,白花花地翻着。

  这种情景实在是太恐怖了!

  夏岚皱了皱眉,尽量躲着尸体,绕进了里屋,却听到小王师兄与那法医在打着招呼。

  "苏姐好,咱们有日子没见了吧?"

  "最好别见,有我在,准没好事。"那声音带着点小性感,虽然在调侃,但语气又异常的认真。

  "怎么,带了个新人?"

  "是啊,小孩子第一次出现场,有点儿不适应。"

  "不碍的,多见几次自然就习惯了。"

  夏岚不再分心,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既然帮不上太多忙,那就从最角落看看有什么线索吧。

  "怎么,你要负责厕所?"

  "是啊,师兄你忙别的吧,厕所我承包了!"

  "呵呵,"他被她逗笑了,"行,那我去卧室。"

  死者名叫刘曦茜,今年22岁,生前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平面模特。也难怪夏岚看到她放在房间里的照片时,觉得有些眼熟,说不定,自己就曾经光顾过她拍广告的网店,买过她拍照时穿的同款衣服。

  不过,以模特来说,刘曦茜也算是朴素了。打开厕所的柜子,刘曦茜的护肤品竟然少得可怜。夏岚心想,哪像自己,光是擦脸用的爽肤水、润肤霜就有一大堆,更别说还有那些瓶瓶罐罐的面膜和精华液。

  而比起护肤品,刘曦茜的化妆品则更少了,只有两支简简单单的口红,一支红色,一支淡粉色。今天,她擦得就是大红色。苍白的脸颊,火红的嘴唇,如果不看那令人反胃的尸身,也算是个性感尤物了。只可惜红颜薄命,她生得美丽,死得却令人触目惊心。

  储物柜收拾得相当整洁,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得井井有条。夏岚拿起梳子,小心翼翼地取了几根头发包好,贴上标签,以便拿回去做进一步的检测。然后转过身,准备开始检查马桶。

  马桶盖和马桶圈向上掀着,夏岚瞅了一眼,微微皱了皱眉。掏出棉签,在上面擦拭了几下收起来。

  垃圾筐很干净,似乎刚被人清理过,里面只有两张卷成团的手纸,还有一些碎发,她也将这些一一收进密封袋里包好。

  洗手池的水槽和地漏也全都打开,将里面的毛发收了起来。

  全都整理完,夏岚直起腰,又环视了一遍,生怕有什么遗漏。

  毕竟是第一次出现场,她不想出什么纰漏,给大家带来麻烦。

  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掌声。

  他的个子很高,目测至少一米八,而且比例极好,两条长腿在西装裤的包裹下,显得笔直而结实。并不是所有男人都适合穿长款西装的,而他却刚好属于那种可以驾驭的类型。

  深灰色呢子西装,剪裁得相当得体,显得他本不算魁梧的肩膀异常的挺拔。黑色的衬衣,腹部看不到任何多余的赘肉。一双擦得闪亮的皮鞋,更是给他的整体形象加了分。

  至于他的样貌……坦白说,夏岚根本没看清。因为,此刻他正用一条大红色的围巾围住了脸,将自己眼睛以下的部分包了个严严实实。

  他的名字,叫陆博垣。

  他是上级针对此次的案件专门派来的技术顾问。没人知道他究竟是干什么的,职位等级又是如何,但是,一把年纪的分局局长亲自跟在他的身边,说起话来也是毕恭毕敬的。仅凭这种架势,就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不服。

  除了苏珊以外。

  苏珊就是刚刚负责验尸的那名美女法医。

  她的声音美,长得更美。

  此时她已经脱下了口罩和头套,站在大门口和陆博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她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六七岁,但是听小王说,其实她今年已经三十岁了。一头暗红色的波浪卷发,在阳光下显得既柔和又富有魅力。妆容看起来也很精致,为本就美丽的脸庞增色不少。

  "什么时候回来的?"问话的是苏珊。

  陆博垣从红围巾后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地上的女尸,淡淡道:"上个月。"

  "回来也不打电话?咱们好聚一聚,顺便带你到处逛逛。"

  "不必了。"

  "你都不好奇这些年来有什么变化吗?"

  "有一种东西叫Google。"

  苏珊当场气结。

  陆博垣迈开长腿,从女尸旁边跨过,"少了什么没有?"

  两个人似乎很默契,苏珊刚刚还是一副心情不佳的样子,此刻却严肃地回答道:"目测没有少什么,器官都在,虽然有些错位,不过……我回去进一步解剖后才能告诉你。"

  他蹙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严谨了?"

  "不严谨不行啊,"她微微一笑,"我可不想被你说出什么来。"

  他没穿工作服,也没穿鞋套,就这样走了进来,看似毫无目的地满屋子乱转。

  "怎么样啊,陆博士,您有什么见解?"局长笑得很热情,夏岚看了一阵阵地起鸡皮疙瘩。

  他没说话,顺手拿起一副手套,也不戴,而是垫在手上,时不时地打开一些柜子或者抽屉,看上几眼再关上。

  红围巾背后的那双眼睛,神秘而明亮。

  那一刻,夏岚有点想笑。因为这条围巾和他的整体形象实在是太不搭了!

  陆博垣到处看了看,最后来到了厕所的门口。

  夏岚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背着背包,站在那里朝他行"注目礼"。

  他看了她一眼,没有任何的表情。

  "厕所是你负责勘查的?"

  "是。"

  "第一次出现场?"

  语气中倒是没有什么不礼貌,可不知为什么,听他这么说,她莫名觉得有些火大。

  "很好,"说完也不等她回答,他又径自道,"厕所是最能看出问题的地方,你看出什么了?"

  呃……这是在测试她的能力吗?

  好啊,谁怕谁!

  她微微仰起头,从容不迫道:"已经收集了一些毛发,垃圾桶里的纸张也都整理好了,有待回去进一步化验。总体来说,我认为死者并不是一个人住,至少,她应该有一个固定的性伴侣。"

  "哦?"她的话令红围巾后的眼睛第一次有了表情,"何以见得?"

  夏岚听出他语气里的赞许,心情也好了一些,嘴角微微扬起。她伸出手,指了指马桶,"一般女性独居的话,是不会把马桶圈抬起来的,只有男人才会这么做。我进来时,那马桶圈就是抬起来的。"

  "可是,也不见得吧,"一旁的局长忍不住搭话道,"万一她就习惯把马桶圈抬上来呢?"

  "不会。"

  夏岚摇头,又弯下腰,用手指了指坐便器的边缘,那里分布着一些大大小小的尿渍。

  "就算是个人习惯,也不可能有哪个女人会尿到这里的,这些尿渍已经留了很长时间,而且面积很大,还特别分散,说明是长期遗留造成的。"

  听她这么一说,那局长也认真地看了看,这才点点头,表示同意。

  "可你又怎么知道一定是性伴侣呢?说不定,是她的父亲或者兄弟。"

  "不,我很肯定,因为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推断,只是不晓得成立不成立。"

  "什么?"

  "我觉得……"

  说到这里,夏岚的表情也不由自主地严肃起来,如果她的推断是真的,那么,这件事就太可怕了。

  "我觉得,女死者应该是怀孕了,或者说是怀过孕。"

  是的,怀过-因为她并不能推断出她有没有去堕胎。

  "什么?你说她怀孕了!"

  局长禁不住大叫起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起案件的性质就更恶劣了!本来以为就是普通的谋杀,对于单身独居女子的恐怖开膛。可要是对方不仅仅是个独居的女子,还是一位准妈妈的话,那……

  "苏法医,苏法医!"

  局长大声叫着,希望苏珊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不用叫了。"陆博垣终于将那围着鼻子的红围巾拉了下来,他的脸比想象中更加的俊朗。眼神深邃,鼻梁高挺,一张薄唇,唇角微微上扬,桀骜中又透着股令人毋庸置疑的自信。

  此时,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夏岚,眼神中似乎也蒙上了一层笑意。

  接着,他用那极富磁性的嗓音,低低地说道:"你说对了,刘曦茜确实怀孕了,而且,凶手剖开了她的肚子,拿走了她肚子里的胎儿。"

  "你们说什么!"

  局长大人的脸瞬间就白了,下意识地转头朝玄关的位置看了看,他极力忍住一阵恶寒,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当场吐出来。

  陆博垣看着她,"你是怎么推断出死者怀孕的?"

  "大概是女人的直觉吧。"夏岚耸耸肩。是啊,能猜到真的可以说是运气。

  "死者是个模特,平时有很多机会接触各种化妆品和护肤品。她年轻漂亮,很注意仪表,应该也有很多追求者,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没有不喜欢打扮的,何况她还是个模特。"

  "继续。"

  "但是我注意到,她的化妆品很少,只有两支口红,护肤品用的也都是无刺激的。而且,我注意到死者在房间里摆放了很多照片,每一张都很美,化的妆有浓艳的,有淡雅的,但是都很精致,她绝不可能只有这么少的化妆品。她死的时候是短发,而且是素颜,因此也进一步说明了,她可能已经怀孕了。"

  "那好,"局长点点头,转而看向陆博垣,"那陆博士又是如何得知死者没有堕胎,而是正在怀孕中的呢?"

  奇怪了,刚刚明明是和他一起进的门,虽然他知道陆博垣和苏法医是旧相识,但他们刚才对话时,自己一直就在旁边啊,并没有听到苏法医吐露过死者是孕妇,胎儿被剖走的这件事啊!事实上,恐怕连苏法医也只是推测,还没有得到证实。那陆博垣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很简单,"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伸出双手,做出一个展示的手势,"玄关、卧室、厕所、厨房……到处都是死者有伴侣而且正在怀孕的证据。"

  这回轮到夏岚皱眉了,他这么说,未免有些太自大了吧!

  见他们不信,他虽然不屑,但还是做出了进一步的解释:"既然在厕所,那就先说这里,刚刚这位……"

  他看着夏岚,沉默不语。

  夏岚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叫夏岚。"

  "夏小姐,"他继续,"你说的很对,给出的证据也还算充足,不过除了坐便器上的尿渍以外,还有另一点可以证明死者是有固定伴侣的,那就是……"

  他突然向前一步,伸手向着夏岚的脸颊探过来。

  她下意识地往后一退,整个人贴在了洗手池上。

  但是,他却并没有将手放在她的脸上,而是一错身,将手伸向她背后洗手池上方的梳洗台,从上面取下一个装牙刷的塑料筒。

  那筒上有几个圆孔,其中一个原本是插着死者所用的牙刷的,但是刚刚已经被夏岚收走,以便用于DNA检测。

  "你刚才从这里收走的,是几支牙刷?"

  "一支。"她很肯定地回答道。

  陆博垣笑了,有些清冷,但却很好看。

  "只有一支牙刷,何必要特意买一个装牙刷的筒?这个凶手很细心,他已经尽量将自己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都清除了。如果我没猜错,你们根本检测不到他任何的指纹,至于脚印,我刚刚在玄关看了,死者家里有好几双男士拖鞋,款式和尺寸都是一样的,不过很可能都是客用的,他真正穿过的那双,恐怕已经拿走了。"

  "你的意思是,凶手就是死者的伴侣?"

  "很有可能,不然他不用费力把自己的毛巾、牙刷、剃须刀这些东西统统拿走,当然……"他微微一笑,眼神朝着外面瞟了瞟,"他还拿走了最能给他定罪的物证,或者说是人证。"

  "你是说……"

  "没错,他拿走了他的孩子。"

  ……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首发图片
精彩内容
最新唱片
  • Copyright © 1998 - 2016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