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亲子E报论坛

首页
你现在的位置:

国漫要崛起需得补齐短板

2017-08-08 08:43:45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   编辑:徐硕

  7月28日,影片《豆福传》在全国院线上映。这部由陈佩斯、李立群加盟配音的作品,是今年继《大护法》《阿唐奇遇》之后,又一部在暑期热映的国产动画片。

  《豆福传》,这部乍一看有点像《功夫熊猫》和《怪物史莱克》的国产动画片,成功地跳脱了功夫片的束缚,讲起了中国传统的“修仙”理念。影片中渗透的是中国几千年来的道学哲思。不仅如此,片中那状若江南小城的“豆腐镇”,以及开篇如剪纸画般的背景介绍,各处细节将一种精致的中国美展现给观者,仿佛将观众一下子带到了两千多年前的西汉时期。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漫倾向于融入大量中国元素。譬如《大圣归来》中的皮影戏、悬空寺;《大鱼海棠》中的客家土楼、神灵祭祀等。7月21日上映的《阿唐奇遇》不仅将茶宠带入观众的视野,而且融入了中国的茶文化。这类动漫电影已然愈发能被人所接受。虽然国漫行业整体有了一定的改观,但中国动画的发展依然存在一些弊病,要想持续长足地发展,还需要广大动漫制作群体对国漫的现状进行再次整合及改变。

  “离不开模仿,搞不好借鉴”

  是国漫亟须突破的瓶颈

  如今,国漫仍然没有脱离对外国作品的借鉴和模仿。我们暂且不提其在结构模式上对好莱坞、皮克斯及梦工厂等影业巨头的借鉴、模仿,一些国漫作品甚至跨越界线,在世界观、主题内核、人物形象等多个方面对外国作品进行大面积的“借鉴”。比如,在《大鱼海棠》中,可以看到迪士尼《亚特兰蒂斯:失落的帝国》和新海诚《追逐繁星的孩子》的背景设定,也可以看到安徒生《人鱼公主》式的三角关系,还能看到宫崎骏代表作《幽灵公主》《千与千寻》的人物设定。

  同样,该现象也出现在日前热映的动画片《大护法》中。首先,那颗飘浮在天空上的巨大黑花生,以及全片的世界观和主题构架,都能使人联想到日本漫画家古屋兔丸的代表作——《玛莉的音乐盒》。在古屋兔丸的作品中,小镇上方也悬浮着一个被誉为“母神”的巨大人形机械音乐盒——玛莉。其次,在《大护法》的剧情架构中,还能看到漆原友纪《虫师》第六集“吸露之群”的影子。并且在人物设定层面,与大护法形影不离的白团子吉祥物,竟同日本动漫《夏目友人帐》第四季中的毛球妖怪如出一辙。然而,雷同的形象却没有在剧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如此生搬硬套,实属多余。

  倘若将《大护法》华而不实的包装层层剥离开来,除去尴尬冗长的台词,以及为了暴力而暴力的形式,全片既没有能和《虫师》媲美的诗意,导演想要表达的深层内涵又远远比不上古屋兔丸那种残酷而直击灵魂的哲思来得震撼。

  “离不开模仿,搞不好借鉴”的确是国漫亟须突破的瓶颈。

  当今国漫的短板主要在于

  剧本存在漏洞

  纵观当今国漫,其短板主要在于剧本存在漏洞。总有一些人物莫名其妙地出场,不是没有前史,就是没有后续,甚至有的人物,其存在本身似乎只为了“凑数”,例如《大鱼海棠》中的鼠婆、《大护法》中的白团子和彩,以及《豆福传》中的豆寿和神经豆等。

  不仅如此,国漫最欠缺的还有对剧情的合理架构。中国的制作团队往往喜欢将很多看似深奥的哲学概念塞进一两个小时的作品中,并企图把这些用只言片语根本解释不清的“哲理”强行灌输给观众。于是,就造成了故事情节太过复杂,以致交代不清的弊病。

  相比而言,在情节构建方面,《宝莲灯》《九色鹿》《邋遢大王奇遇记》等动画佳作,用的都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却囊括了多个哲学意蕴。比如说,上海美术制片厂于1988年出品的水墨动画《山水情》,片长仅有19分钟,全片不论在绘画方面,还是在剧情、对白设定上,都将中国传统的留白艺术运用到了极致。把“师生情”的主线寓于幽远清雅的泼墨山水中,使人体会到一种诗意的栖居。

  然而,情节上的留白不等于闭口不言剧情,因为留白的作用在于使观众反思、回味,而非令其困惑、纠结。

  从《十万个冷笑话》开始,国漫就喜欢在片中加入一些隐喻的成分。有些隐喻甚至非常晦涩、生硬,但通常会受到部分群体的大肆吹捧。可是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是,任何作品都不是单独为某些小众群体创作的“情怀片”,剧情的残缺无法通过拼凑那些无关痛痒的隐喻来补全。若是制作团队将大量笔墨放在这种细枝末节的“边角料”上,无意义的拼凑也只会使故事愈发繁杂,进而损害全片的完整性。

  与之相反,日本动漫大师宫崎骏则最擅隐喻,在他的作品之中,隐喻几乎被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无论他在《千与千寻》背景设定中,对泡沫经济造成的颓势的引申,还是在《风之谷》中对于人类原罪和贞德精神的探寻,无不用深入浅出的方式,将隐喻切实地“隐”在作品里,使各年龄段、各阶层的观众都能从中有所收益,故而他的作品拥有更大的受众面。

  一切优秀的作品都应在优秀内容的根基下,具备足以影响观众的价值。而当今国漫的发展,最需要的是制作团队的反思。不能一味重宣传而不重内容,从而使作品沦为昙花一现的快餐文化。

  □柳逢霖(作者系中国田汉研究会戏剧委员会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张家港小戏小品创作基地会员、沈阳作家协会会员)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首发图片
精彩内容
最新唱片
  • Copyright © 1998 - 2016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