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亲子E报论坛

首页
你现在的位置:

古韵新声里的艺术探索——我看评剧《宝玉和黛玉》

2017-10-30 08:52:48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   编辑:徐硕

  □刘恩波

  由沈阳评剧院演出的大型青春版古装评剧 《宝玉和黛玉》甫一亮相,就给省第十届艺术节吹来了阵阵令人陶醉的熏风。这是化古为今推陈出新的一次可贵尝试,是文学和戏曲充分对接融合而成的精神佳作。

  《红楼梦》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在荧屏、银幕和舞台上的各种改编更是如过江之鲫,层出不穷。从王文娟、徐玉兰联袂主演的越剧艺术片,到王扶林执导的电视连续剧,再到谢铁骊执导的电影,几代观众畅游在“红楼”的光影中,沉浸在艺术情感的熏陶里,获得了有口皆碑的心灵共鸣。

  就此而言,沈阳评剧院推出的评剧《宝玉和黛玉》应该说既顺应了多少年来观众形成的审美期待,同时又面临着巨大的考验和挑战。那就是旧戏新演或者旧戏新唱能否翻出新的成色、新的花样,而不是重复沿袭已有的经验和传统模式,这确实是个不小的压力。

  值得欣慰的是,新版《宝玉和黛玉》从大幕拉开的一刻,就不负众望,称得上闪亮精彩、气韵夺人,获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获得了专家的赞许和肯定。该剧的成功大概有如下因素促成。

  从戏剧的故事情节走向看,《宝玉和黛玉》的编剧大刀阔斧地整理出“初见”“共读”“赠帕”“葬花”“定计”“焚诗”“祭奠”等中心环节,将《红楼梦》中的复杂结构变成以宝黛爱情悲剧为枢纽和归依的简单清晰明了的脉络线索。这个线索既有思想性又有艺术性,是戏剧之花绽放后的美丽和晶莹。这个线索把宝黛的一见如故、两小无猜、情投意合、误会猜忌、爱意盟约乃至婚姻风波、泪尽而逝、逃离家门等,交织成一对情感鸳鸯喜乐悲欢的人生曲线和弧线。一剧之本,即一剧之魂,本立而戏成。

  再从舞台呈现上看,显示了导演杨晓彦富有个性的设计、组织、调动和架构的才情与水准。《宝玉和黛玉》其实打了两张牌,一是古装,一是青春版。古装,雍容典雅、气韵生动,凝聚了古典艺术之美的造型感和仪式感。从舞台大幕的写意构图,从天幕布景的一系列典型化勾勒,从人物服饰的衣袂飘动,都给我们带来一种化腐朽为神奇、化大道为自然的表现形式和手段上的别开生面,显示了意境之美、风格之美。再者,青春本来就是生命的诗,宝黛的爱情是青春之诗的隽永乐章。可以说导演为这出戏注入了青春的活力和气象,编织了青春的情怀和咏叹。虽然时代变了,历史走远了,但宝黛的艺术形象依然栩栩如生,他们是精神存在的美的春天。在舞台上,黛玉的造型清丽脱俗,又带着妩媚柔弱的风韵。她在憧憬,她在失落,她在焚烧自己的心,她含泪而逝,几乎每个环节,导演都赋予这个角色多层面的存在感和美的姿态与意味。譬如,葬花时的款款依恋和哀怨,焚诗时的幻灭之感,其情如许,动人心魄。还有宝玉的造型,也被赋予了青春叛逆者的生命意识和况味。我们从舞台上能感到他内在心魂的跃动。从初见时不由分说地摔玉,到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相许之情,到灵堂祭拜黛玉的楚楚哀情,再到荒凉末路的愤然出走,宝玉的艺术形象经过导演巧手的点染,获得了情感和艺术上的再生。

  全剧七场,起承转合,跌宕有致,绚烂多姿。这离不开编剧的传神写作,更显露了导演对剧情展开的精心调动,对时空环境的整体处理和把握、对艺术节奏的精准捕捉上的苦心孤诣和孜孜以求。艺术没有光彩和神韵,那么它就是死的。《宝玉和黛玉》之所以能吸引观众的目光,在于它追求意境意味,是“有意味的形式”的融会、贯通与化合。从人物出场上看,几乎都以宝玉和黛玉的情感展开为主,辅助以其他角色。主次分明,彼此带动互相依托。就风格而言,舞台呈现中注意挖掘悲剧的美感,强化古典之美的飘逸灵动。像黛玉葬花、焚烧诗稿,都体现了人物性灵和心灵世界的起伏波动,分别以大观园和潇湘馆为背景,支撑起主人公凄凉冷落的意绪情思。宝玉离家出走一段,是整个剧情的尾声,衬托以歌舞造型,一群白衣女子飘然而至,后台上雪花晶莹,活生生勾画出《红楼梦》原作里那“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幻化效果。再有,林黛玉伤逝一段,先是傻大姐口无遮拦道出实情,黛玉遭到重创,进而在绝望幻灭中焚烧诗稿,奄奄一息时听到远处传来的鼓乐声。这里的对比实在意蕴悠长,背景音乐里似乎还有琵琶的断弦声。这是“以哀景写乐,以乐景写哀”的处理,终于达到“一倍增其哀乐”的效果和成色。

  再者,每场都有伴唱,既是对情感的拓展和延伸,也是丰富舞台表现力的手段之一。伴唱属于借势造势,烘托渲染,强化了人物自身的情感蕴含和精神外化。尤其是结尾宝玉离家那段,“欠泪的,泪尽了……”一节伴唱苍凉婉转缠绵凄怆,是对全剧悲剧格调和气氛的进一步开掘提升。

  《宝玉和黛玉》是沈阳评剧院献给观众的一份精神佳作、一份情感厚礼。这个拥有过韩、花、筱等艺术名家的剧院,此番以青春铸造古典,将一些新人推出亮相,展示了他们的艺术风采。饰演林黛玉的韩笑,饰演贾宝玉的崔晓东,分别是韩派和花派传人,两个人无论就身段、做派、表演,还是唱腔来说,都显示了一代新人的蓬勃朝气和功底。怡红院、潇湘馆、沁芳桥,留下了他们青春的光影和造型。艺术淘洗了传统,也催化着再生。

  (作者系辽宁省文化艺术研究院《艺品》编委)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首发图片
精彩内容
最新唱片
  • Copyright © 1998 - 2017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