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亲子E报论坛

首页
你现在的位置:

东方爱情故事的 现代诗意表达——我看芭蕾舞剧《化蝶》

2017-11-03 08:49:33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   编辑:徐硕

  □鄂孟迪

  作为辽宁省第十届艺术节参演剧目的芭蕾舞剧 《化蝶》在艺术节期间很受瞩目,用西方现代芭蕾的舞蹈语汇来重新诠释东方古老的爱情故事,无疑是辽宁芭蕾舞团在艺术探索上的一次大胆尝试。与35年前极具东方韵味的传统演绎不同,这一次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在葡萄牙著名编导辉·洛佩兹·格拉萨的现代视角的解构中,幻化出崭新而别样的美学意境。

  剧如其名,《化蝶》直指故事的精髓,运用西方抽象思维的对象性,描绘出东方的审美意象。全剧不过45分钟,不分场次,用音乐的间歇性营造出八个段落,在家中、学校、路上、墓地四个场景的变换中,娓娓演绎这个众人耳熟能详的故事。只是与以往动觉记忆截然不同的是,《化蝶》里的艺术现代性完全肢解了传统戏剧的故事性,却淋漓尽致地展示了剧中人物的内在灵魂。这种大胆尝试不啻为对舞蹈本体理念的回归,让人不再沉溺于这个忧伤故事的内容,而是透过舞台感受到所有人物的情绪生命。每一个蕴含着剧中人物情感的舞蹈动作紧密贴合着音乐,所营造出的连动画面在舞台上缓缓流淌而出。不同于观看传统芭蕾舞中为演员技巧性展示而喝彩,这一次剧场中的凝神屏息,是为了那些忧伤无解的灵魂泣诉。

  艺术的现代性意义莫过于此,不再沉溺于对宏大叙事的建构,而是透过纷繁复杂的世界表象,探究每一个个体内在不能言说的秘密。将个体的生命意义放置在空洞的群体性概念之上,是人类对自我精神的一次正视和解放,也是艺术趋向纯粹之必由之路。没有过多的道德功利性肩负,只有自由和美,是艺术永恒的追求。在《化蝶》简单而质感的舞台上,我们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这一点。空旷的舞台,没有任何实景装置,没有道具,只有一层薄纱帘置于舞台后方,仿佛现实与梦境、残酷与美好的隔离,巧妙地衔接着肉体和灵魂的各自独白,以及舞台时空的自由转换。这也恰恰是现代性艺术在表现形式上不拘泥传统的灵活性体现。此外,所有演员没有区分角色的舞台服装,全部身穿练功服,在演员一系列展示其人物性格的舞蹈动作中,我们才渐渐看到他们所诠释的角色与自身练功服上颜色的分类匹配。原来导演此举如此用心。被刻意淡化的人物,凸显了内在的灵魂线条,而这种淡化仿佛东方艺术里的留白,给每一位观赏者的审美情感留以巨大的写意空间。

  不同于西方经典爱情故事《罗密欧与朱丽叶》,祝英台对梁山伯的誓死追随,最终挚感天地,得以化蝶重生,这是东方爱情理念最完美的诗化观照。所谓因爱而生、因死而美,大抵如此。导演辉·洛佩兹·格拉萨也正是感受到了这一点,所以在舞蹈整体架构和动作编排上,剥开繁复的叙事外衣,从头至尾,重在诠释灵魂,使得整部舞剧充满了诗意性。正是这诗意性的情怀,让我们有机会抛弃旧有的观念和世俗成见,顺着每一个人物的灵魂线条,看到其情感轨迹。这种透视,让我们对马文才、祝英台的父母都有了全新的解读。不再是面具型的单一人格,我们看到每一个人物内心有着同我们一样的矛盾冲突。比如马文才对祝英台发自内心地喜爱,对其另有所爱发自内心地妒忌、挣扎和痛苦;又比如在全剧快进入化蝶的尾声之时,马文才空荡的手臂呈现的永远触碰不到爱人灵魂的那种酸涩的苦楚,曾几何时,都轻易地埋葬在世人对其不假思索的谩骂声中。而对于祝父、祝母,谁又曾真切地体味过他们丧女的哀痛?所以,艺术的现代性终于让我们能够放下成见,用诗化的情感,与他者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与自我的灵魂作真切的沟通,让我们能够超越传统演绎中的礼教束缚,去关注真实的生命本身。所以,舞台上最终显现的,是一个个具象鲜活的个体生命、一个个生动脆弱的个体灵魂,而非片面绝对的善与恶、好与坏。

  化蝶的时刻,那层曾经分离现实和梦境二元世界的薄纱终于缓缓升起,伴随着传统梁祝的主题音乐旋律,舞台成为纯粹的理想梦境,在这梦境里,祝英台唤醒了梁山伯的灵魂,彼此终于可以为自由而踏实地活下去。这何尝不是全人类至情至性的纯真理想?舞台上这一时刻的美,纵然忧伤,却超越了时空,化为永恒。

  对于舞剧,音乐自然不能不提。传统芭蕾舞剧运用并造就了诸多画面感极强的主题性音乐。而这部 《化蝶》除了结尾出现传统梁祝音乐的主体旋律外,其余段落皆是现代感极强的弦乐展示。弦乐一方面拉伸了生命对永恒的渴求,体现其充满伤感的坚韧性;一方面又在打击乐不间断敲击隔断中展现了理想与现实撞击后的破碎,以及人物内心不能解决的矛盾境况。这部舞剧的音乐,从整体上完美地契合了舞蹈戏剧性的主题,不再刻意描绘画面,而是重在渲染情绪。

  抛却了一切世俗规范和社会形式的观众,在幽暗的剧场大厅里,透过舞台,与舞者精神相连,感受一切发生着的灵魂困境。如果生活注定是一种欠缺诸多生命体验的过程,那么艺术就是对这种欠缺最好的补偿。

  (作者系辽宁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首发图片
精彩内容
最新唱片
  • Copyright © 1998 - 2017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