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乐活E报论坛

您当前的位置 : 北国网 >> 娱乐 >> 戏剧杂谈

一生尝遍甘苦 书中说尽情仇

2018年09月12日 08:11   来源:辽沈晚报   作者:   编辑:杨旭

  单田芳1934年12月17日出生于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是中国评书表演艺术家、作家。2012年,在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典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

  单田芳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1979年5月1日,单田芳重返书坛。1995年,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07年1月26日,单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他的收山之作。2011年,出版了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

  单田芳代表作品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童林传》、《隋唐演义》、《乱世枭雄》 、《水浒外传》 等评书。他的评书作品不仅在国内,在海外华人中也有一定的影响,甚至被书迷形容为“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

  如今,“单田芳评书”已经成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符号,若用诗词来形容单田芳先生和他奋斗一生的评书事业,那就是:

  赞颂忠孝仁义,剖析兵法权谋,指点江山话春秋,论评兴亡谁手?

  一生尝遍甘苦,书中说尽情仇,百部经典傲神州,听众闻声静候!

  本报记者回忆:单田芳圆小鞋匠评书梦

  单老不仅德艺双馨,而且平易近人,充满爱心。就是这样一位无数人敬仰的评书艺术家,却和一个曾露宿街头的小鞋匠有着一段令人感动的“师生缘”,他不仅圆了一个小鞋匠的评书梦,更给了一个身残志坚者自信的人生。

  那年单老69岁;那年小鞋匠25岁。

  2003年8月29日,《辽沈晚报》报道了一个身残志坚的小鞋匠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马长辉。

  马长辉,1978年出生于沈阳市法库县三面船屯。自幼患小儿麻痹的他只有初中学历,却酷爱评书艺术。2001年,怀揣130多元钱的马长辉来到沈阳闯荡,一边摆摊修鞋,一边追求评书梦。小鞋匠马长辉有一个心愿:与崇拜已久的评书艺术家单田芳见上一面,当面向他求教。

  那时,在马长辉的心里,单老名满天下,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亮又遥远。小伙伴们说,他想见单老,是在做梦。可是马长辉不放弃自己的梦想,每天一边修鞋一边跟着收音机里的单老学说评书。

  当年8月30日下午,记者通过电话与在北京的单老取得了联系。单田芳当时正在中央电视台录制节目,常常工作到凌晨,9月1日又将赶往山东,工作非常繁忙。但是当单老在电话中得知了马长辉的情况后非常感动,并当即爽快地答应在去山东之前与马长辉见上一面。

  这一消息让马长辉欣喜若狂。从沈阳出发前,兴奋的马长辉特意洗了个澡,换了干净的T恤衫、长裤和布鞋,然后在邻居们的簇拥下坐上了本报采访车。一路上他念叨着:“我实在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见到单老师了!”

  8月31日凌晨1时许,记者陪伴马长辉赶到北京。当天下午1时30分,按约定,马长辉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附近的一家格调高雅的茶馆。在茶馆里坐下,马长辉又兴奋,又紧张。这时单老独特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接着精神矍铄的单田芳面带笑容出现在马长辉和记者面前。“我真的见到您了!”马长辉隐藏在心中许久的一句话冒了出来。马长辉激动地与单老并排坐在了一起。听记者介绍了马长辉的遭遇和对评书的执著追求后,单老师颇为感动地说:“精神可嘉!”

  那天单老认真地听了马长辉说的评书《童林传》片段。听罢单老评价说:“一个非专业人员,说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平易近人的单老接着对小马说:“吐字千斤重,听众自动容。讲评书说话、发音至关重要,吐字和发音应清清楚楚,让听众听清楚,你现在基本做到了这一点。讲评书还要自然,不能僵硬,要像和听众交谈那样自然,讲的放松,听的才能放松。讲评书要胸有成竹,要自信……”马长辉在一旁听得连连点头。原本有些紧张的马长辉面对和蔼可亲、话语真诚的单老很快放松下来。他又将自己的“宝贝”拿了出来,是他自己创作的评书《阴阳豪侠传》。单老师翻看后连说:“很不容易呀!”

  下午2时40分,促膝交谈了一个多小时后,马长辉恋恋不舍地与单老告别。69岁的单老师一直微笑着看着拄拐的小马上了车,这才转身离去。小马则久久地沉浸在幸福与感动中。“单老师这个人太好了!”归途中小马反复地跟记者这样说。

  那是一次令马长辉终生难忘的见面。对于马长辉来说,他虽然不是单老的弟子,可是这一次见面,单老不仅指点了他评书技艺,更指点了他的人生,不是恩师胜似恩师。

  马长辉说:“我做梦都没想到,我真的见到了单田芳老师,从少年时代起就日夜萦绕在我心头的梦想竟真的实现了!我更没想到的是,单老师会在那么忙的情况下与我促膝而谈整整一个小时,他那么平易近人、真诚、博学。我心潮澎湃,我感到我的生命又注入了新的活力,我对自己的理想更加充满信心!”

  马长辉回沈后,不仅发奋学习评书,而且还将爱心传递给社会,参与“珍爱生命阳光,传递爱心接力”义演募捐活动,为饱受疾病折磨却自强不息的白血病患者筹集善款。

  马长辉:单老,您给予我的是一个坚强的人生

  昨晚20时,记者连线马长辉,正沉浸在悲痛中的马长辉顿时声音哽咽……

  马长辉告诉记者,2003年北京求教单老后,单老还曾从北京赶到沈阳,来到他的小修鞋摊前,鼓励他继续学习评书。从此后马长辉有了单老的联系方式,时不时打电话问候单老,也从单老那里学到了许多评书的技巧。后来,马长辉娶妻生子,有一段时间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一家三口窝在一个几平米的小屋里,这段时间正是他从修鞋过渡到说书的关键时期。而无论多难,他的耳边总是不断回响着单老鼓励他的话,让他在评书的路上坚定地走了下来。

  “单老归去,乍闻噩耗,真如五雷轰顶一般。不相信这是真的。听书机里还放着单老的评书《贺龙传奇》,他沙哑又熟悉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可他老人家却走了。心乱如麻,我觉得这一生一世亏欠单老许多许多。如果不是单老的鼓励,哪有我的今天,我又怎么会一直坚持说评书。如今,音容依旧,却阴阳两隔。在我心中,早就当单老是自己的恩师,他教我说书,更教我做人,让我坚强地对面对人生!”

  辽沈晚报 聊沈客户端记者 李文慧  崔凯:他在北方评书界独树一帜

  昨日下午5时,接受辽沈晚报记者电话采访的辽宁省曲艺家协会主席崔凯对单田芳先生逝世的噩耗深表痛心和遗憾,“今天中午我和田连元先生吃午饭时,我们还谈及单田芳先生的敬业精神,他在患病后仍然不忘评书事业,直到身体不堪重负,才放弃了录制评书,可以说是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评书事业。”

  崔凯表示,单田芳先生是北方评书界独树一帜的表演艺术家,“之所以说他在北方评书里独树一帜,是因为他是以说评书的方式,传承了传统评书中按照口传心授的表现方式,用他自己的发挥把生活的细节、人情、人性都融入到他的评书作品之中。所以单田芳先生的作品能够达到观众说的‘炼乎’的效果,可以紧紧地吸引观众。”

  崔凯认为,单田芳先生的评书作品虽然在文学上不是非常简练,记录的文字量要比较大,但讲述起来会非常吸引观众,所以单田芳的粉丝群非常庞大,不仅有中老年的粉丝,还有青年听众。

  “单田芳先生的评书还有一个比较大的优势,就是他博览群书,阅读量非常大。”崔凯举例说,《三侠五义》、《童林传》等,包括一些现代作品,他都能加工成评书。“还有一点让辽沈听众格外喜欢的就是,单田芳先生的评书作品东北风格浓郁,在袁阔成、刘兰芳、田连元等评书大家采用普通话说评书的情况下,单田芳先生说评书时掺杂了很多东北方言,让我在听评书时也不时会笑出声来。”

  “他录制了100多部评书作品,录制量之大,堪称前无来者,他在病重之时仍然不忘录制评书,可以说是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评书事业。”

  崔凯说,单田芳先生的离开很可惜、很遗憾,评书界又痛失了一位评书大家。

  辽沈晚报 聊沈客户端首席记者刘臣君 记者王冠楠

  穆凯:评书界痛失一位艺术精神领袖

  穆凯是评书大家田连元的徒弟,之前也与单田芳先生有数次同台演出的经历。得知单田芳先生逝世的噩耗,穆凯的思绪一下回到了2015年与单田芳共处的时光。

  穆凯回忆说,2015年单田芳先生在鞍山办了一次大寿,这是单田芳先生最后一次办大寿。当天,鞍山曲艺界人士悉数到场。因为要赴外地演出,穆凯和郝赫老师、张千老师提前一天给单田芳先生暖寿。“当天我们几个人和单田芳先生在一起聊了一个多小时,提及了很多往事。”回忆起当时的情形,穆凯难忘又悲痛。

  “当年辽宁的四位评书大家袁阔成、单田芳、刘兰芳、田连元,已去其二,评书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只剩下刘兰芳和田连元二人。”穆凯悲痛地说,单田芳先生的去世,让评书界痛失一位艺术精神领袖。

  辽沈晚报 聊沈客户端首席记者刘臣君 记者王冠楠

  弟子孙刚:师父的匠心精神最让我敬重

  11日,本报记者采访了单田芳先生的亲传弟子孙刚。对于师父的逝世,孙刚心情悲痛,更坚定了要好好把“单派评书”传承下去的信念。

  2010末,单田芳在北京收了7名弟子,沈阳广播电视台节目主持人、评书演员孙刚成为单田芳的新徒。

  早在此前,孙刚就已与单先生有着十年的渊源。“2000年我们就认识了,当时称呼他为老师。”孙刚告诉记者,那时他每年去北京至少五六次,每一次背一部书给单先生听,然后得到指点,自己十分珍惜。

  每年春节、单田芳先生的生日,孙刚都会去看望师父,最后一次见面是去年“十一”。

  “到了晚年,师父多数时间都是在鞍山。去年‘十一’去鞍山家中看望他时,他告诉我吃得好、睡得好,精神头也好,我当时还特别高兴,因为师父最愁的就是睡眠这事,还说他腿也能使上劲儿了。”

  而师徒二人之间聊得最多的还是关于辽宁曲艺界的事情,“每次去,我们之间聊的大多是业务相关的内容,他每次都会和我打听辽宁曲艺界的事,我便会把最近发生的大事讲给他听。”

  孙刚说,当时怕耽误师父休息,只聊了一个小时就分别了,当时还约好了过年再见面,却没想到竟是最后一面。

  “我们每一次见面,都会相约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当时我还说过年再次看望他,但是今年过年,他却没有回鞍山。”孙刚告诉记者,每次和师父见面都会合照留念,去年‘十一’的那张照片,是两人见面的最后一张合照。

  说起师父最让人敬重的地方,孙刚提到了“匠心”二字,“其实以他的资历,一些评书就是照着念就可以了,但是他却不怕辛劳,一定要改成自己的内容。” 孙刚认为,师父对评书的这种匠心精神,是最应该传承的,“师父教我的东西是受用终生的,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值得用几十年去学习,我们作为弟子要让‘单派评书’传承下去。”

  辽沈晚报 聊沈客户端首席记者刘臣君 记者王冠楠

  恩师如父!单田芳徒弟徐文祥追忆老师

  昨日,单田芳离世消息传出后,在电视台工作的徐文祥几度哽咽,作为单田芳的徒弟之一,他追忆单田芳时,用了四个字:恩师如父!

  今年60岁的徐文祥是2014年正式拜单田芳为师的,也是单田芳从艺70年中,唯一举行正式收徒仪式接纳的徒弟。2014年在鞍山的胜利酒店,56岁的徐文祥和50岁的杨东玉拜师,成为单田芳的第38、39位徒弟。

  回忆起拜师当天,徐文祥印象特别深刻,当时老师单田芳的腿已经患病,无法走动,但为了接纳两位徒弟,特意从北京回来,坐着轮椅出现在收徒仪式现场。“师傅当天精神状态不错,与家乡曲艺界的朋友们侃侃而谈,还时常把大伙逗笑。”

  单田芳以往收徒都是在不同场合收的,举办正规的拜师仪式这还是头一次。但作为师傅,单田芳特意叮嘱大家仪式要尽量简单,不要铺张浪费,所以现场只把鞍山和鞍山周边一些曲艺界的好友请过来见证。按照传统习俗,单田芳与引师、保师和代师以及现场来的朋友们分别在门生帖上签了字,然后徐文祥和杨东玉两人向单田芳献花,行礼。

  “自古拜师都要给师傅准备礼物,我和杨东玉俩人买了一万多元的东西送给老师,结果拜师之后老师把我们喊了过去,特意取出一万元还给我们俩”,徐文祥哽咽着回忆,“当时他说,好好传承评书这门艺术才最重要,让我们俩铭记于心。同时,也要监督老师,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你们要畅所欲言,直接指出师傅的不足。”

  1981年,当时还年轻的徐文祥走上曲艺之路,他学习的是山东快书和相声,他与已经去世的著名相声演员王平是搭档,经常活跃在各个舞台之上。在那时他与单田芳的女儿和儿子就认识了,关系特别熟悉。随后不久单田芳平反,从下放的台安地区回到鞍山,全身心地投入到评书录制当中去。这些评书伴随着无线电波,走进了电视机还不普及的千家万户,陪伴着亿万中国听众,单田芳由此被全国人民所认识并牢记。

  徐文祥随后在鞍山电视台做了一些节目,两次邀请当时已经非常著名的单田芳去表演,“开始我以为单田芳名气这么大,肯定有架子,可见了面才发现他非常随和,而且和我们年轻人很聊得来,爱接触新鲜事物!”

  2000年徐文祥开始担任中央电视台《欢聚一堂》的导演,在北京期间他经常代表央视请单田芳去做节目,单老只要身体允许从不拒绝,而且从来不谈报酬。而徐文祥去单田芳的家中叙旧,每次单田芳都给予他父亲一样的关照,这让他萌生了拜师学艺的念头。“纯粹的相声特别吃功夫,不是一年两年能练就的,我也知道我当时已经不适合做相声表演了,但我对整个相声的学习体系特别了解,因此可以更好地传承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徐文祥后来把这个念头和单田芳一说,单田芳很高兴在80岁高龄的时候,特意回鞍山收下徐文祥作为徒弟。

  记者 李军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 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 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 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首发图片
精彩内容
最新唱片
  • Copyright © 1998 - 2017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