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您当前的位置 : 北国网 >> 娱乐 >> 热点新闻

陈凯歌出任澳门影展评委团主席

2018年12月14日 08:19   来源:辽沈晚报   作者:   编辑:杨旭

  第三届澳门国际影展将于今日闭幕,本届影展不仅网罗了威尼斯、戛纳、金球奖等各大国际电影节和电影奖项的热门佳片,主竞赛单元的入围影片也都实力强劲。

  昨日,作为本届影展评委团主席,著名导演陈凯歌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说到自己也是从戛纳等国际影展走向世界,陈凯歌表示,一个电影节最重要的就是“桌子底下不能有交易”。

  “当了评委才知道,得奖真不是容易的事”

  记者:您这次在澳门影展是作为评委团主席,电影节对一个导演和他的作品来说是很重要的亮相机会。您还记得当年带着《霸王别姬》去戛纳时的心情吗?

  陈凯歌:那不是我第一次去戛纳,那已经是第三次了,所以对那个环境是有一定了解的。当然去的时候心情还是挺激动的,也确实获得了非常好的反响。但最后是不是能得奖,是日后我自己做了很多地方的电影节评委后才知道的,得奖真不是容易的事,有好多的因素在影响这个奖项。有呼声没得奖,不一定是你的电影不好;有时候得了奖,是否真的实至名归呢。

  记者:那在您看来,一个电影节最重要的是什么?

  陈凯歌:最重要的是,桌子底下不能有交易。我觉得戛纳电影节和其他重要的电影节一样,最精彩的地方就是大家都坦诚相见。我为自己能够得一个奖项高兴,同时也感觉我和其他来自全球各地的电影工作者一起公平竞争很高兴。

  记者:那这次您作为评委团主席,有看到特别惊喜的电影吗?

  陈凯歌:真有,还不止一部。澳门影展的选片工作真不错。原因在于,这些片子都是导演的处女作或者第二部电影,都是很有朝气的。

  “我们那一届学生比较狂妄,少年不狂什么时候狂”

  记者:您刚刚说新导演的处女作是很有活力的,很想问问您,您还记得拍摄导演处女作《黄土地》时自己的心气吗?

  陈凯歌:开始做一个电影导演之前,第一要问自己有没有才华,要很诚实地问,因为电影导演这个工作和做演员很类似,教是特别难的。第二,你有没有足够的决心和耐心,这也是特别重要。我觉得,少年狂是很自然的,少年不狂,什么时候狂。

  我拍《黄土地》时,组里只有两辆汽车,35万人民币。你要想进到一些景地,很多时候都得走路,但没有人觉得苦。停机的那一天,要把胶片送到北京冲洗,几个人挤在一辆车里,下大雨,车陷入泥泞,一起下去推车。我记得特别清楚,到北京第一件事,就是把满是泥泞的脚洗干净。

  记者:之前您说希望新导演拍电影时都有一股劲——觉得自己拍得比陈凯歌好。您如何看待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件事。

  陈凯歌:我上电影学院时,那时候刚恢复高考,老师坦诚地告诉我们,他十年没有教过任何人,也不知道怎么教我们,他只有一些经验,他让我们自己去电影资料馆看电影,展开自由讨论。这就等于老师在鼓励学生,展开他们对电影的自由想象,所以我们那一届学生就比较狂妄,这个狂妄对他们的事业是一个好事。

  那个时候我们同学之间互相说,以后要比前面那个谁拍得好。

  我还记得,那时电影学院的毕业生,毕业以后拍了片子会带回学校放映,你可能听到盛赞,也可能一点面子都不给,这个传统真好啊,这就是对电影的真诚态度。我真的希望有年轻的导演比我们拍得更好。

  记者:您最后带着《黄土地》回电影学院放映了吗?

  陈凯歌:那时候学校放映条件很差,都是在饭堂,拉上黑布就放了。我始终没敢进去,直到听到掌声。

  “感觉自己像愚公,但愚公移山是一个好故事”

  记者:很多影迷都评价您是知识分子导演,是有人文情怀的大师,您怎么理解大家对您的这个总结?

  陈凯歌:知识分子真的不敢当,知识分子有几个条件,第一就是学问得够,像我这样的,除了上过电影学院,初中都没毕业,哪配得上知识分子,只能说是幼而好学罢了,我戴不起这样高的帽子,不是谦虚。我还要说,有时候没有特别深的文化的人也能拍出好电影,只要你有一颗特别真诚的心,像孩子的心。

  记者:感觉您一直在不停学习,英语也说得这么好,您是怎么学的?

  陈凯歌:我是36岁才开始学,那时公派去纽约学电影,学着学着就没有钱请翻译了。我也没钱请老师,只够买本字典,再加上看电视节目,大概三四个月我就发现,能够听懂了。

  记者:上一部作品您拿出了《妖猫传》,口碑票房都很不错,对《妖猫传》整体表现您满意吗?

  陈凯歌:我对这个结果是很满意的。你让我拍一个电影,如果是关于未来的,挺困难的,我本人不是一个技术控,我也不认为我们需要那么先进的技术才能让我们的生活变得美好,在这方面我挺保守的。我为什么会拍一些看似与历史相关的影片,是因为我觉得,在我们早已忘却的黑暗峡谷中,仍然珍藏着我们值得记忆的那些文化财富。电影也是不断向生活在今天的人提示,我们曾经在文化上拥有过什么。大手笔不一定反映在规模上,六年的时间拍一部电影,我觉得我应该被嘲笑为愚公,但是愚公移山是一个好故事,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对一件事物的决心。

  记者:现在电影市场现实题材的环境非常好,您未来会继续现实题材的拍摄吗?

  陈凯歌:我希望下一部能够拍摄一些具有当代性的电影,尝试以不同角度思考。

  记者:有没有想过让陈红再出现在银幕上?

  陈凯歌:她不做演员是她自己的决定,因为我们家没有所谓的女子嫁人要相夫教子什么的。我觉得她有她自己的想法,但她为我们这个家、为孩子、为我和我所拍摄的电影做出的贡献,都挺让人难忘的。这对我来说是很感动的事。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张铂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 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 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 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