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您当前的位置 : 北国网 >> 娱乐 >> 影视快讯

《流浪地球》 评分五星被改一星?

2019年02月14日 09:07   来源:辽沈晚报   作者:   编辑:杨旭

  在春节档电影中,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一枝独秀。截止到2月12日,上映八天的《流浪地球》票房超过25亿元,这个成绩不仅在春节档称雄,甚至超过了《战狼2》同期的表现。

  《流浪地球》这部改编自刘慈欣小说的科幻电影彻底火了,它是如何切中观众情感的呢?随着电影的热度,网友挖出了原著者刘慈欣曾是“电力闲人”,看国资委是如何回应的?还有,《流浪地球》出现五星改一星的行为,看豆瓣如何回应?

  《流浪地球》如何切中观众情感

  《流浪地球》为何成为春节档老大?业内受访者表示,《流浪地球》通过内容创新加形式拓展,真实地切中了观众的情绪,所以在强者愈强的春节档一马当先。

  并非科幻版《战狼2》

  大年初一上映的《流浪地球》,目前突破重围成为“现象级”影片,不仅好评如潮,更是票房大卖,上映八天,票房超过25亿,不但远超同期上映的《疯狂的外星人》(16亿)和《飞驰人生》(11.6亿),也超过了华语影史票房最高的《战狼2》的同期水平。数据显示,《战狼2》上映八天的票房为20.7亿。照目前的趋势,业内乐观估计《流浪地球》有望打破《战狼2》创造的56亿的中国电影市场票房纪录。

  也有评论将《流浪地球》称为科幻版《战狼2》,理由在于两部影片都表现了中国英雄。资深电影人、济南百丽宫影城经理董文欣不同意这种类比。董文欣说,《战狼2》是个人英雄主义,也有爱国主义情怀,但《流浪地球》是整个人类的自我救赎,“只不过这样的救赎发生在中国人身上,影片中的中国人起到了较大的作用。影片是把人类当作一个命运共同体来拯救,这样的主题与《战狼2》不一样,与所有的好莱坞超级英雄片也不一样。”

  董文欣说,硬科幻的《流浪地球》目前看更为成功,“《疯狂的外星人》是科幻的壳子,更多的是人性的讽刺;《流浪地球》是硬科幻大视效影片,即影片的科幻故事基于科学原理,视效场景对于中国科幻电影来说前所未有。”

  唤起观众的情感焦虑

  《流浪地球》为何能够感动人?电影学者李超说,这主要在于内容方面,《流浪地球》很好地切中了当下社会主流的情感焦虑。“这种情感焦虑,一是对人类生存危机的焦虑,这是对地球的焦虑,也是对未来的焦虑;二是对现实家庭的情感焦虑。影片中的主人公刘启存在父亲缺位、母亲缺位的境况,是一个留守儿童式的人设。另一主人公朵朵更是被收养的孩子,也存在父母亲缺位的境况。相对于对地球焦虑这样的宏大话题,家庭的情感缺位属于现实焦虑。《流浪地球》唤起了这种焦虑,并与这些情感实现了链接。”

  《流浪地球》不是科幻版的《战狼2》,但在内容上一样延续了英雄主义叙事,“观众一直有对英雄主义的渴望,关键看如何唤起。《流浪地球》再次生动阐释了英雄主义。”

  “北京市第三区交通委提醒您: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这样一句台词,在《流浪地球》中出现了四次。这句台词是大家听习惯了的话语,在影片中多次出现,既有调侃的意味,也让观众感觉很亲切。

  重工业美学+中二风格

  李超表示,在影片的表达形式方面,《流浪地球》也做得非常合时宜,“在科幻形式上,影片的美学特点是前苏联重工业美学和中国实际情况相结合,比如笨重有效的交通工具,这些都是中国人熟悉的,能够唤起观众的认同。”

  《流浪地球》的男女主角,其实是刘启和朵朵两个年轻人,影片在人设和表现形式上都有一点“中二”风格。作为网络用语的“中二”,指的是青春期少年特有的自以为是的思想、行动和价值观。李超说,这种人设和表现形式的“中二”风格,其实有着现实的接受基础,“‘中二’这个词原本源自日语,经过日韩动漫在中国多年的培养,‘中二’这样的审美定式,早已为青少年理解和接受。所以《流浪地球》中出现部分‘中二’的人设或者形式,观众并不感到奇怪。”

  李超说,作为科幻电影的《流浪地球》,与好莱坞科幻电影有许多区别。但好莱坞科幻电影在时空类型上对中国观众多年的影响,让中国观众也比较容易接受这样的科幻片,“比如《后天》《2012》《星际穿越》等科幻片或者科幻加灾难的电影,已经让观众完成了对这一审美类型的积累。”

  对标《星际穿越》不公平

  《流浪地球》在收到好评的同时,也迎来批评的声音。有观点认为《流浪地球》“不及格”“只能打一分”,也有观点认为,《流浪地球》相对于好莱坞的《地心引力》《星际穿越》,差距实在太大了。

  对于外界对《流浪地球》的批评声音,董文欣表示,作为开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作品的《流浪地球》,在内容和台词上确实有不少问题。董文欣认为,《流浪地球》在特效上是《后天》《2012》的水准,在内容上是《海王》的水准,但给《流浪地球》打一分,绝对属于抛开影片内容为了批评而批评。董文欣说,用《流浪地球》来对标世界电影的顶级科幻作品《地心引力》《星际穿越》,对《流浪地球》是不公平的,“《流浪地球》毕竟是中国科幻电影的起步作品,完全用西方电影的评价体系和评判标准来评价中国科幻片,实际是在漠视优秀的东方文化,也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也有批评的声音认为,《流浪地球》回避了人性黑暗,回避了科幻文学的本质困境。

  电影学者李超对这样的批评持宽容态度,他表示,对科幻电影、对《流浪地球》的指责很正常,“这反映了我们文化舆论场中多种文化的碰撞、交锋与对话,这是文化进步的表现。”李超说,对《流浪地球》有争论,不仅反映了我们文化的多元和进步,争论本身也反映了中国科幻电影终于有了可说的文本,“在之前没有好的科幻电影的情况下,我们甚至没有可争论的对象,争论本身反映了电影的进步。”

  据《齐鲁晚报》

  《流浪地球》五星被改一星? 豆瓣:不计入总分

  近日,电影《流浪地球》正在热映中,进入中国电影票房总榜前十。票房之外,电影引起的话题热度也不小,尤其是给科幻迷提了气,还有人将2019年定义为中国科幻电影元年。

  作为一部大热电影,《流浪地球》虽然在票房上一往无前,但在评分上却不高,豆瓣评分7.9分,6.8%的用户给《流浪地球》打了1星和2星。

  其实,每次电影集中上映的档期,譬如国庆档、春节档,很多电影都会面临恶意被刷负分的情况,这并不少见。

  不同的是,这次有网友爆料,《流浪地球》出现五星改一星的行为。即先给电影打五星好评,发表评论获取点赞数,然后再将好评改为差评,网友点赞数却无法撤销,以此获利。

  豆瓣的评分机制是,用户发表评分和评论后,还可以进行编辑,但点赞数却不变。因此,便有水军利用这个漏洞拉低电影分数。

  很多网友对此表示不满,还有人专门下载豆瓣APP,在应用商店给豆瓣打1星。对此,豆瓣也在微博回应,称评分大幅修改属于非正常评分,不会计入总分。为了避免此类事件发生,他们正在紧急优化产品功能,修改评分后,修改前的“有用”(点赞)数据将被清零。中新

  刘慈欣很好,

  但电力公司不是培养作家的

  有微博用户贴出早前刘慈欣接受采访的一段话,引起了国资委官方微博“国资小新”的注意。无论是“国资小新”的表态,还是刘慈欣的最新回应,都隐含着一种观念的变化——国企不应是养闲人的地方。不管你是否喜欢,你都无法否认,《流浪地球》已经成为一部现象级的电影。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谈论它,而电影的周边也开始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

  原著作者刘慈欣是中国科幻小说界的大IP,《流浪地球》的火爆则为其热度“火上添油”。这两天,他过去说过的话,也被网友扒了出来,引发热议。他之前的“创作谈”,甚至引起了国资委新媒体的回复。

  有微博用户贴出早前刘慈欣接受采访的一段话:“特别像电力系统这种工作,你必须按时去上班,坚守岗位,那么坚守岗位的时候,你就可以在那里写作了,(我)相当一部分作品,都是在这个岗位上写的。因为在岗位上写作,你有一种占便宜的感觉。”

  这句话在微博上广泛流传,引起了国资委官方微博“国资小新”的注意,“国资小新”在转发相关微博时回应称——

  “刘老师,之所以要深化改革,就是因为过去一定程度上存在您说的这种人浮于事的现象。还是改革好,企业能专心搞发展,您也能专心写小说。如今,咱们的特高压已经成了响当当的国家名片,您也成了中国科幻界的领军人物。欢迎您常回娘家看看,再体验一把。”

  看到这个回应后,刘慈欣赶紧解释称,以前电力系统工作其实很忙,自己写作都是在业余时间。

  这个插曲,体现出了双方的幽默,大家也没必要太当真。但是,在这种“有趣”背后,也存在着一定的价值解读空间。

  不光是国企,任何一个大型企业都会面临这样的局面:在科层制的管理下,有的人成为单位的“螺丝钉”,他不需要操心单位的“全局”和“未来”,只要干好自己的分内工作就可以了。

  但无论是“国资小新”的表态,还是刘慈欣的最新回应,都隐含着一种观念的变化——国企不应是养闲人的地方。刘慈欣是中国最好的科幻作家,但是电力公司却不是用来培养作家的。与刘慈欣类似的是当年明月,他之前也是政府职员。刘慈欣与当年明月的成功,离不开自己的笔耕不辍。但无论是当初“占了单位的便宜”,还是利用业余时间写作,这个时候又成了一个话题,确实也说明时代不一样了。

  “国资小新”的回应,就体现了国企对自身认知的变化。而刘慈欣的最新回应,不管事实如何,都要向主流价值观靠拢了。当然,各方也不必介怀。即便刘慈欣当年是利用在国企工作的时间写作,也已经是过去时,其写作的成功恰恰证明了国企改革的必要。

  未来也不排除仍然会有作家从国企乃至政府机关涌现,但社会希望的是,他们能把个人奋斗和工作职责分清楚。既然是看护公共利益、为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工作岗位自然不能是用来给自己的写作的。这也算是一条基本底线吧!新京报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 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 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 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