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您当前的位置 : 北国网 >> 娱乐 >> 热点新闻

《绿皮书》的 “三重奏”

2019年03月07日 10:11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   编辑:杨旭

《绿皮书》剧照

  2月25日,获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奖、最佳原创剧本奖, 3月1日在国内上映的电影《绿皮书》,其故事发生在1962年,当时美国的种族平等在法律上虽被认可,但在观念与日常行为中,白人、黑人、欧裔、亚裔却依然有着高低贵贱之别,种族平等是凭借严格的“隔离”恪守的。美国历史上真实存在的《绿皮书》是一本专为美国黑人设计的小册子,它告诉黑人可以去哪里驻足、吃饭、喝茶,表面上是让黑人在白人主宰的世界里尽量畅通无阻,而实际上,“绿色”不是通道,而是禁止,是生而注定的肤色门禁。而电影讲述的便是受过良好教育的黑人钢琴家唐·雪利博士的一段破冰之旅,他之所以冒险去种族歧视严重的南方巡演,却只能获得北方演出酬劳的三分之一,是因为他认为“成为一个天才还不够,要改变人们的观念是需要勇气的”。这段旅程危机四伏,雪利为了提升安全系数,高薪聘用曾在纽约夜总会工作的意大利裔白人托尼为司机兼保镖,托尼的特长是“危机公关”。于是,类似好莱坞公路类型片“在路上”的旅途便展开了。

  唐·雪利是黑人,是雇主,是音乐家,是博士,他富有、高贵、自律、不苟言笑;托尼是白人,是雇工,是小混混,他措辞俚俗、行为乖戾、势利狡黠、好勇斗狠却也不失善良。这样的差别有些类似于玛格丽特·杜拉斯的小说《情人》中的人物设定,女孩是殖民者,但是贫穷;男孩是中国人,但是富有。他们各自有着各自阶级的心理优劣和俗世之扰,难以黑白分明地区分孰高孰低。倘若祛除肤色的差别,雪利和托尼的人生轨迹本应是平行的,可“三重奏”的南方巡演使他们各自的人生遭遇到了拐点,从各自的起点出发,向着另一个方向迈进。影片结束时,雪利的情义变得柔和大度,托尼的气质也渐显温情含蓄,他会在给妻子的信中写出爱恋一个家、一座房子的绵绵情话。可见,在特定的时间、地点,发生在特定人物身上,我们以惯常世俗观点认定的高贵与贫贱的距离并不遥远。

  1962年的美国,种族歧视的阴霾无处不在。雪利与托尼之间最初的互不认可都是可以磨合的,比如托尼将礼品店散落在地上的幸运石据为己有,而雪利让其归还;比如雪利禁止托尼在车内吸烟,而托尼却说烟吸进的是我的肺,与你何干;再比如托尼对雪利等黑人的看法是他们喜欢爵士乐、喜欢吃炸鸡,雪利则直言不讳地反驳,你这是管中窥豹。尽管不那么和谐,但会以一方的妥协或视而不见告一段落。直到托尼因袭警被关押以及雪利因性侵被缉拿两个极端事件的发生,两人的分歧才得以升级。雪利斥责托尼以恶制恶或冠冕堂皇地贿赂警察,而托尼则理直气壮地辩驳,合同上写明我要保证你的演出如期进行,你不要管我用什么手段;气场强大的雪利则以静制动,“暴力永远不会取胜,保持尊严,才会赢得真正的胜利”。雪利也并不认为他直接打电话给约翰·肯尼迪总统的弟弟——时任司法部长的罗伯特·肯尼迪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是给他人带来麻烦的同时也让人低看了自己。尽管如此,雪利和托尼的友谊也在暗自滋长,冲突逐渐演变成可调和的一致。雪利被拒绝使用白人的卫生间,直至他被拒绝在白人的餐厅用餐,而他其实是那家餐厅圣诞晚会的真正主角。雪利在去与留的问题上将决定权抛给了托尼:“我会演出的,如果你让我这么做。”反转的主仆关系只因为他们的心底已经有了默契。至此,两人的意见惊人地统一:宁肯放弃演出,也决不放弃尊严。主办方禁止雪利在餐厅吃饭,那便以不合作的姿态拒绝演出,两人同时离席。随后,杰出的古典钢琴演奏家唐·雪利走进了黑人酒吧,在同肤色人的质疑、诧异与不解中弹奏起欢快、热烈而奔放的乐曲。这令人振奋的一幕非常类似于电影《卡萨布兰卡》中抗战首领拉兹洛在酒吧里率领众人唱响的《马赛曲》,那里的歌声与这里的乐曲、舞蹈同样象征着自由、团结与抗争。即便这样,雪利也有自己的原则,在狂欢的酒吧演奏之前,他饶有意味地拿下放在钢琴上的酒杯。无论如何,音乐之于他都是神圣的,就如雪利本人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的,“黑人通过音乐获得的体验,带着一种尊严,这

  就是我一直努力去做的。”音乐的尊严亦无处不在,“不是人人都能弹肖邦的,至少不如我”。

  实际上,雪利博士的三重奏中的提琴手和贝斯手也并非纯正的美国人,影片中人物的英语交流中不时夹杂着意大利语、俄语、德语等混音。至此,如果我们仅把这部电影理解为倡导种族平等的主旋律影片,那我们难免窄化了导演彼得·法雷里的意图。影片的结局一如中国“贺岁片”里一贯的大团圆,热闹、喜庆、阖家欢乐,但这表面的艳丽其实难以掩盖人性的圆融。风雪铺就的平安夜,是雪利(雇主)而非托尼(雇员)开车回到家中;警察拦路截停车子不是因为“黑人禁行”而是因为轮胎瘪了;当铺的老板与典当者握手言欢……特别是当托尼的妻子热情拥抱了手捧红酒的雪利,仿佛《阿甘正传》中阿甘的婚礼上珍妮见到丹中尉时的场景,表面上,是妻子终于见到了丈夫一直提及的“隐形人”,更可能的是,妻子拥抱的是形塑了她丈夫的“天才”,因为她说,谢谢你帮他写了那些信。结局的温暖让我们相信,历史已逝去,未来仍可期。

  (作者系辽宁大学文学院教授)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 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 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 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