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您当前的位置 : 北国网 >> 娱乐 >> 热点新闻

庞龙:通俗歌手的不俗音乐人生

2019年04月01日 14:45   来源:辽沈晚报   作者:   编辑:杨旭

  庞龙。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说的就是咱们辽宁。为了让人们更好地了解辽宁人、辽宁事,本报从今日起开设新栏目“特寻坊”。通过一个个人物、一段段故事,让我们熟知家乡人的生活,感受家乡的美丽。

  人物简介:

  庞龙,中国流行歌手,沈阳音乐学院终身教授、浙江音乐学院流行音乐系教师。

  1971年5月2日出生于辽宁省阜新市。1988年进入了歌坛,1996年考入沈阳音乐学院通俗系演唱专业。2004年11月发行第二张国语专辑《两只蝴蝶》。2005年9月发行第三张国语专辑《你是我的玫瑰花》。

  从2004年到现在已经有15年了,但《两只蝴蝶》《你是我的玫瑰花》依然还常常出现在我们耳畔,很多人甚至没有留意,庞龙已经不怎么出现在公众面前了。

  没人能想到,在最赚快钱的时候,庞龙跑去当老师了。这个很多人眼里最“通俗”的歌手,竟然这么不俗。再次采访庞龙,是因为他5月24日将回沈阳开演唱会,但这次巡演,庞龙作为老师的心思,要远远大于他作为一个商业歌手的心思。他是带着学生一起来的。

  曾红遍大江南北 却选择简单生活

  话题从庞龙这次的全国巡演开始。这次的巡演从去年就开始了,但沈阳站这场要等到5月。很多人可能想不到,唱着“家在东北”的庞龙,在此之前却没能回家开一次演唱会,甚至在东北地区都没有。

  “其实想回沈阳举办演唱会是多年的心愿了,但一直没有启动巡演。我希望能够做足准备再回来。可能也因为我现在在南方工作,包括春晚这几年也没怎么来。这次我一定要回来做一场。”

  这场演唱会,庞龙是带着自己浙江音乐学院的学生一起出来的。与其说是自己的巡演,不如说是他带着学生出来实践。现在的庞龙,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音乐教学里面。庞龙说,自己喜欢校园多过舞台。“其实我上台就紧张,这么多年了,我上台唱歌还是会紧张”。

  很多人认为庞龙是因为不火了才去当老师的,他们不知道,庞龙是在自己最火的时候回归校园的。2004年、2005年,庞龙连续推出了《两只蝴蝶》《你是我的玫瑰花》。那几年,大街小巷传来的都是庞龙的歌,商演邀约不断,但庞龙却在2006年到沈阳音乐学院当老师了,这样的选择可以说是对金钱的直接拒绝。

  “其实赚钱谁都在意,但是我更看重自己未来能在歌坛走多远,需要有个长远规划。我正常生活没问题,这时候我就应该追求精神生活的满足感。”

  庞龙说自己平时基本没有消费,“我现在住的地方距离浙江音乐学院4.8公里,我当时买房子的时候,就是想离学校近点。我就走着上班,锻炼身体,还可以想很多事情。我的歌曲很多都是在路上想到的主题,进了办公室就写完了。”

  商演赚钱很容易,连那种红个一年半载的网络歌手都能随手买辆豪车,但庞龙现在开的还是个“滴滴款”:“我现在的车是荣威,不少人都说你怎么开这个车。我说省油啊,还环保。其实我也不怎么开,一个月也不加一次油。”

  庞龙兜里揣着1000块钱,有时一个月也花不出去。“在浙江大概4年时间,我去西湖边就3次。我基本是不出去的,不是在家就是在学校,唯一的娱乐就是打打羽毛球和喝茶。我有饭卡,中午也在学校吃饭,一周有三四天不吃晚饭,没有花钱的地方。”

  当年唱歌就是为了讨生活

  经历过大红大紫,却依然能活成最简单的样子,这也许跟庞龙的成长经历有关。

  庞龙1971年出生在辽宁阜新,说到这个,他还笑着强调:“虽然我在沈阳念书工作十几年,但我不是沈阳人,你要写上我是阜新人,要不阜新人总说我是沈阳人。”

  很多歌手成名,都会说到自己少年就对音乐有执念。但出生在最普通家庭的庞龙,却是为了生存才开始唱歌的。

  庞龙在其他采访中曾谈过自己的过往。他接爸爸的班在矿区做过电工,干过建筑。“我最早对音乐没什么感觉,就是因为我家条件不好,父母去世早,我要靠唱歌赚钱生活。”但干了这行,庞龙就决定要干好。他现在对于音乐学习的重视,也许跟他最初对音乐知识的匮乏有关。

  “我觉得前半辈子是没有做音乐这件事的,至少在18岁之前。我18岁开始唱歌,接触乐器也很晚,慢慢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以才不断学习。我一直觉得自己的音乐修养不够,是因为我没有家庭的熏陶。我特别羡慕现在的孩子,从小就可以接触乐器。”庞龙说,自己20岁才知道钢琴长什么样子。“当时想考音乐学院,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钢琴。我钢琴弹得很差,现在我也是在不断补课。”

  在酒吧唱了一段时间,庞龙意识到自己的音乐知识不够,于是他考了沈阳音乐学院。“可能有一个孩子没有学过音乐,但是他突然火了,就有很多人否定音乐学院的教学。其实音乐学院对孩子有全面、长线的发展规划,不是单纯地唱一首歌。你说我嗓子好,我在抖音上唱两首歌就火了。可是一年以后谁还记得你,这样的例子很多。”

  多次拒唱《两只蝴蝶》 不想躺在成绩上睡大觉

  很多音乐人都有曲折的经历和大红大紫后的瓶颈期,但说起自己的音乐人生,庞龙的总结是“波动不大”。“2004年之前我就在酒吧唱,后来进了唱片公司,然后就火了。我没时间去波动,我一直在出专辑,到现在已经出了12张,第13张也做完了。只要我开始做音乐,我就进入兴奋状态,不会因为钱赚少了或者别的什么,就有情绪波动。”

  在做明星和做音乐之间,庞龙选择了后者。“我希望不断有好作品,比如大家说庞龙又出新歌了,但是很少能见到他,这是我喜欢的状态。我从2008年开始,每年接商业演出就不超过10场。很多综艺节目让我去,我也不愿意。浪费两三个月去做这个,我觉得挺没意思的。”

  这种心态就解释了为什么庞龙在最火的时候多次拒唱《两只蝴蝶》《你是我的玫瑰花》。“当年外面传《两只蝴蝶》《你是我的玫瑰花》被封杀了,其实那时我跟我原来的唱片公司分开,不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是音乐理念产生了分歧。我不想再做《两只蝴蝶》和《玫瑰花》那样的东西了,而唱片公司希望我做,我们就解约了。”

  “不唱这两首歌是我自己申请的,我不想躺在我的经典里,一辈子就唱这两首歌。所以我就跟唱片公司说,能不能以后只在演唱会上唱,其他场合都不唱,公司也很理解我。”

  虽然不否认《两只蝴蝶》给自己带来的成功,但庞龙说自己内心真正喜欢的是《校花》《我们在蓝色海上飘》那样的东西。“可是我要进到唱片公司里面来,也要做一些适合市场的,也算是对人家有交代。”

  至于各种传言,庞龙几乎没有正面回应过。“我从来也不在乎这些,网上的东西很多写得乱七八糟的,什么百家号啊,写我被封杀后穷得不行了。我会去当老师也不是不火了才当的,是最火的时候去当的。”

  流行歌手变身

  “魔鬼老师”

  开启另一段音乐人生

  去学校做老师是庞龙又一个音乐人生阶段的开始。“我上学的时候,我的老师就是按照让我当老师的想法培养我的。所以我火了的第二年就回沈阳了,2006年到了沈阳音乐学院,一直干到了2015年,8年多。2015年,我调到了浙江音乐学院。”

  在最火的时候,放弃商业市场回到校园,庞龙说他希望自己的音乐生命更长,也希望能给乐坛做点贡献。“我们这一代跟老师学习的时候,音乐学院刚刚建立流行音乐系,我们的老师以前都是从事美声、民族唱法的专业老师。到了我们这一代,才是真正从事流行音乐的。总要有人来做这件事,如果大家都不做的话,音乐学院老师的结构是没有变化的。那个时候我的老师跟我说,你应该把你在音乐学院学不到的东西,比如唱片制作经验、演唱会的经验、对歌曲创作制作的经验和把握,带回到学校来。”

  学校生活对庞龙来说绝对不仅仅是付出,也是收获。“回学校是相得益彰的。你在教学生的时候,他们也在教你时下最流行的东西。而且在学校里我才能安静下来去创作,在一个浮躁的环境里很难创作。我后来的很多歌曲,像《校花》《走着唱着》都是在学校创作的。其实在我最火的那几年,我是没有创作的。”

  除了教学生,庞龙自己也保持学习。他会不定时找以前的老师给自己上课,也会找一些年轻人做自己的老师。“我现在在跟一个上海音乐学院的小孩学爵士吉他,他很厉害。开始他不收学费,我说那你要是不收学费我就不跟你学了。我每周在浙江音乐学院有4天课,带10个本科生2个研究生,周四是空出来的,留给我自己学习。”

  有学生说,庞龙是个“魔鬼老师”。“我是相对比较严格的,我不是从事基础教学的,而是精英式教学。在校园学的东西,在唱片公司是不够用的。唱片公司不会管你是哪个学校的,什么研究生,只会给你一个谱子,没人唱过的。半个小时后你要进棚录音,就这么简单。你能录下来就留下来,录不下来就再见。这里面包含你所有的音乐技术和理解,这要求是极高的。我们老一辈的歌手像刘欢、韦唯、毛阿敏,都可以做得到。但是到我们这一代,极少有人做得到,下一代更少。”

  庞龙说,很多同学在棚里就哭了,“他们可能会觉得我很魔鬼,其实不是的。如果你想跟我学,肯定是你想做好这个行业。如果你想混个文凭,学一些基本的卡拉OK常识,不用来找我,我没时间教你。”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首席记者 张铂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 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 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 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