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您当前的位置 : 北国网 >> 娱乐 >> 热点新闻

时隔34年 田连元央视重录《杨家将》

2019年06月10日 08:34   来源:辽沈晚报   作者:   编辑:杨旭

谈及重录《杨家将》,田连元兴致很高。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刘臣君 摄

    

  时隔34年 田连元央视重录《杨家将》

  1985年,田连元带着他的评书作品《杨家将》走上电视荧屏,成为电视长篇评书第一人——从辽宁电视台到北京电视台再到中央电视台,那五年全中国的电视荧屏被人称为“无台不田”。

  时隔34年,已78岁高龄的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被央视邀请重录长篇评书《杨家将》。“改动不大,会把一些当年不太符合人物性格和行为逻辑的调整一下,但整体故事不会做太大改动。”在沈阳家中接受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采访的田连元兴致很高。

  2014年那场车祸对他的身体影响不小,在长达3个小时的采访中,他自己也两次提及车祸对他健康的影响。当年每天能够录三集,不到一个月就全部录完。如今的身体状况,断断续续,进度条也只到一半。

  长篇电视评书第一人 从《杨家将》开始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回顾田连元的艺术生涯,《杨家将》都是无法避开的一部重要作品。

  从1985年开始,电视评书火了20年,而田连元作为长篇电视评书第一人,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兴衰起落。

  故事还要从1985年说起。当时辽宁电视台的领导看到电台广播评书火爆,电视刚刚开始普及,就希望能够在辽台推出电视评书。辽台找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当时已经颇有名气的田连元。

  田连元当时不到40岁,正是体力和精力的巅峰,也是评书技艺趋于圆熟的节点,他接下了这个当时业内人士都觉得不太敢碰的活。

  “当年我之所以录《杨家将》,一是因为《杨家将》里边的人物老百姓都比较熟悉,什么杨继业、杨六郎、穆桂英、佘太君,杨家将的事迹老百姓也知道,但又有发挥的空间。”根据田连元的研究,从北宋末期到南宋时期就有说书人在酒馆茶肆说杨家将的故事,宋朝是说书人发展的第一个高峰期。在以后的历史发展中,《杨家将的故事》逐渐完整,结构缜密起来,也被称为“万年不过时的杨家将”。题材选定后,田连元面临的另外一个大难题是电视书场节目时间长度。

  按照电视台的想法,最好是先播五分钟,观众喜欢再延长到十分钟。但田连元认为这完全违背了评书的艺术规律。“我当时就说,评书是讲故事的艺术,得有一个叙述的过程,给我五分钟我的故事还没展开就结束了,老百姓哪有那功夫看五分钟的你?”就是这样讨价还价,田连元硬是争取到了20分钟的黄金时间。当时田连元还经常参加本溪歌舞团的演出,他会加演一段20分钟的评书,通过反复试验,确定了20分钟的确能做到故事的起承转合。

  他也暗下决心,如果20分钟的节目长度都保证不了,那干脆就放弃吧。最终,电视台还是同意按照他的要求录制了。

  每集评书要么有趣 要么有劲

  田连元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情景。他被安排住在马路湾的人民旅社,每天到电视台录制评书。

  “我当时就想,要给观众留下有印象的东西,绝对不能像书场里,铺垫半小时,最后一个半小时才讲完,电视观众绝对不会有这耐心。”所以田连元给自己的规定是每一集里都要有一个核心事件,要么有点趣儿,要么有点劲儿,要么有点词儿,要么有点哏儿,这样观众能在20分钟内领略评书艺术的特点,能抓住观众。

  “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田连元把传统评书《杨家将》做了一次大修,把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修订,让现代观众挑不出大毛病。

  就这样,记忆力正好,艺术创作能力正强的田连元一口气录制了半个多月,每天平均三集,完成了40多集的《杨家将》。

  先是节目长度的限制,接着是艺术创作的难度,闯过一关又一关的田连元在最后关头被整懵了,如此精心创作的电视长篇评书竟然如泥牛入海,悄无声息。“播出之后我就问导演,有没有人提意见啊?”导演回他说,没听说有什么反应。

  “我后来又问,那有没有人说好啊?”导演回他说,也没有。这下田连元心里咯噔一下,要知道,沉默才是最大的抗议,这证明根本没人看这评书啊。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杨家将》播出30多集的时候,那天要转一场球赛,就卡在了评书联播的那个档期转播,把评书联播就给停了。结果这下可好,从晚上到第二天一整天,观众的电话就没断过。

  观众这一闹腾,电视台总编室的人才知道“评书联播”这节目收视率挺高。然后这个节目就被交流到了吉林、黑龙江。

  1987年元月,《杨家将》在北京电视台开播,这下田连元的影响力彻底扩散开来,在北京播出的那个月,堪称万人空巷。

  田连元爆火时 “无台不田”

  当然这一切田连元都还不知道。他拿着辽台给的酬劳,回本溪继续说评书去了,要知道当时他录制一集《杨家将》的酬劳是10块钱,整个长篇录制下来,也不过五百块。

  田连元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火了呢?还是他一个邻居订了《北京晚报》,上面看到了《杨家将》的评论文章,他才知道这部评书在北京电视台播出,影响还挺大。再后来新华社又采访,北京台整整播了五个月,在播出即将结束时把田连元请到了北京,为他专门召开了座谈会,并把评书大家袁阔成也请到了现场。田连元还记得袁阔成说,你这《杨家将》在北京太火了,我这是给你抬轿子来了。也是从这时开始,电视评书这种新颖的艺术形式风靡全国,中央电视台也播,《杨家将》《小八义》《水浒传》《隋唐演义》一部部说下来,全国的电视台都在播田连元的评书。

  一位同行见到田连元也调侃他说,只要打开电视就有你,真是“无台不田”啊。在田连元风靡全国的时候,他又创下了一项评书表演者从不敢想象的纪录:在2万人的体育场里说评书。

  也许这在21世纪可能是常事,但在上世纪90年代,能够在大体育场里说评书这件事,想都不敢想。其实在这件事之前,田连元尝试过在体育场说评书,不过那次是五千人规模,而且是在辽宁本溪,和北京没法比。

  那还是1982年,《杨家将》在本溪电台停播,听众一直打电话问下回分解到底在哪能听到。当时的本溪歌舞团一想,咱们在体育馆干两场演出吧,把《杨家将》说完。当时的票价三毛钱,本溪体育馆能容纳五千人,结果不到三天演出票就一抢而光。于是田连元一个人说俩钟头,连续说了三天,结果他的嗓子受不了了。“体育馆和书场、电台都不一样,你不自觉就要扯着嗓子喊,特别容易累。”连说三天后,田连元不得不放弃了。

  北京那次则不同,当时很多歌星、笑星都在这场演出里,但田连元一上场,欢呼声不断,他一个小段下来,观众一直叫返场,就这样他不得不返场三回,也是震了当时的明星们。

  “一门艺术形式有了主流媒体的宣传,就可能被更多的人认识。而我正当其时被大家认识,把评书带上了电视,评书也被更多的人接受。”田连元认为这种影响力利弊皆有,利是推广了评书艺术,弊是很多电视台为了收视率快速上马电视评书,导致很多不合格的节目登上了舞台,也留下了隐患。

  火爆20年 电视评书黯然退场

  从1985年田连元的《杨家将》登上电视荧屏,到2005年电视评书陆续落幕,最后的衰落标志是央视《电视书场》节目停播。

  田连元评价说,很多人没有这个才能,但是被放到了那个位置,而评书这个技能想要说好没有认真研究是拿不到手的。

  “当时这家伙,全国都在说电视评书,我就意识到要完了。这很正常,凡事有成就有败,有兴就有衰,这就是规律,我能说电视评书,让很多老百姓知道电视里还有评书,知足了。”

  虽然田连元是电视长篇评书第一人,又和单田芳、叶景林、大徒弟张洁兰做了一把“三书一评”的尝试。但他对评书的发展方向并不介意。

  “评书到底怎么创新我不知道,但说书人也是适者生存,能够走到最后的一定有他的道理。我无法预计将来评书的发展方向,但是我相信,任何艺术形式都取决于内容。当时评书走上电视,那么首先这个内容是适合在电视上播出的,你丝毫不变搬到电视上,就不会受欢迎。”

  《杨家将》再录 并未修改太多

  说到最近的工作,就是时隔34年再录的《杨家将》。田连元告诉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当年录制的《杨家将》画质和音质都成问题,这也是央视想要留下音像资料的原因。

  央视的导演以这个理由劝说田连元参加,也是煞费一番苦心。田连元说,经历了2014年那场车祸,身体受了很大影响,状态和记忆力都不行,只能勉为其难。

  不过说到新录制的《杨家将》,田连元承认并未太多修改。

  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杨家将》千百年来已经是不断修改的过程,而1985年修改那次,田连元使得整部作品更有冲击力和说服力。

  “我做了一些小的改动,比如说在之前的版本里潘仁美被贬职回家,杨延昭亲自去截杀潘仁美,但我觉得这件事不应该是杨延昭去办,他作为一位主将,既懂排兵布阵,又懂琴棋书画,头脑应该是清醒的。”

  田连元修改了几处,使得作品的人物更符合人物逻辑。

  “都说听戏听轴,听书听扣。我们说书自然是要有艺术悬念,但真正说到高级阶段,不是听扣那么简单,而是要把人物说活,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有很多听众见到我都说评书里的人物,什么大铁铲、拍蒜瓣、戳脚面,我当时就想武松打虎这件事能有什么悬念,人人都知道武松上了山,打死了老虎,你能让老虎把武松吃了吗?既然知道了结果观众为什么还要听?”

  田连元认为答案就是评书演员如何表演,听到哪些细节,人物发展过程是否合乎逻辑,是否合乎人性。这才是说书的至高境界。

  田连元谈评书

  评书这门艺术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活化石,你看博物馆里有个说书俑,已经成为文化符号了。

  古代人劳动之余聚在一起,还没有文字,大家要唱歌,要说话来互相取悦,这可能是小说的雏形,也可能是评书的雏形。

  当时找我录制《杨家将》给的是一集十块,后来录《水浒传》是一集十五块。

  我有十二个徒弟,不会再收了,关门。我对他们没有什么大的要求,曲艺是整个社会里的弱势群体,评书又是曲艺里的弱势群体,他们好好学本事就行。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 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 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 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