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您当前的位置 : 北国网 >> 娱乐 >> 热点新闻

走进江晓原的科学世界

2019年10月08日 09:04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   编辑:徐硕

  宁彦锋

  提示

  以前,我们认为科学尽善尽美,所以要热爱科学。江晓原有一个比喻:科学好比厨房里的菜刀,既可以做好事,也可以做坏事。在《江晓原科学读本》中“菜刀”的提法,能够让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到科学的工具意义,要对科学有戒心,把它放在和其他知识平等的地位。从科学普及到科学传播,江晓原建构了一种“更科学”的科学观。他把科学请下神坛的同时,又在其中注入了人文的清醒剂,于当下科学技术高歌猛进的时代大有裨益。

  喜欢江晓原的文章,始于《科学外史》。其中的江晓原如一名时光使者,晓天地,通古今。但真正走进江晓原的科学世界,是在《江晓原科学读本》(以下简称《读本》)。在这里,江晓原回归教授之职,提纲挈领地总结被他融入大千世界各个角落的“科学”识见,成为六册浅蓝色小书。它们各司其职,勠力同心,一起喊出一种新的科学观。

  开宗明义,江晓原将科学精神归纳为三要素:理性精神、实证精神、平等和宽容精神。其中,理性精神是指要用物质世界自身来解释物质世界,不能借助“神力”;实证精神是指理论必须被可重复的实验证明;平等和宽容精神是指要允许别人发表和保留不同意见。我认为,前两点,是我们判断一个人或一种理论是否“科学”的基本要求,第三点却是江晓原超越“科学教授”身份的创见,是关于科学精神的“增量”。试想,如果连争辩和质疑的权利都没有,科学的车轮只能在历史的跑道上原地打转。

  鉴于科学对人类文明的巨大贡献,在科学的身后,常常有三种追随者。他们都喜欢一个共同的称谓——“爱”科学。一是膜拜者,他们慑服于科学所取得的辉煌胜利,以及这些胜利影响文明的进程,从而相信科学无所不能;二是对话者,他们平视科学,阅读科学元典,与牛顿、爱因斯坦、霍金这些大师对话,对科学尊重而不迷信;三是旁观者,他们试图与科学保持一定距离,站在历史的和哲学的山坡上审视科学,不断总结科学的发展与成长规律。在《读本》中,江晓原反对“膜拜者”,偏爱“对话者”,乐见“旁观者”。《读本》对我的启发是,如果是“真爱”,那你就与科学平等相处吧!

  在生活语境中,我们常常将科学与正确画等号。但江晓原认为,“科学”只是人在认识世界的过程中建构的一种“模型”。没有哪一种模型永远正确。今天被认为“正确”的模型,随时都可能被“更正确”的模型取代。科学就是沿着“正确——不正确”的阶梯不断进步。比如,1000多年前,托勒密的天文学体系是“科学”的,其“正确”能够被当时的天文仪器证明。但随着观测精度的提高,托勒密的“模型”不断被修正,后来者有第谷、牛顿、拉普拉斯、哥白尼与开普勒。于是,“科学的=正确的”这个大众习以为常的等式,被江晓原改写成了永远的不等式。

  对科学感情炙热的“旁观者”常以科学哲学家自居。对他们,江晓原有一个有趣的比喻——科学的“求婚者”。“求婚者”试图以“哲学家”的样貌走近,努力地用自己的理论解释科学发展与成长的规律。但科学家们并不领情,常常认为他们的理论毫无用处,只想尽快驱逐这些“讨厌的求婚者”。于是,屡遭冷遇的“求婚者”分化为三种人:(1)批评者。科学之外,森林辽阔。(2)自恋者。躲进小楼,孤芳自赏。(3)挑战者。两种文化,分庭抗礼。三种人的“三种未来”,虽然看似无奈,却也各得其所。

  面对“求婚者”的三种归宿,江晓原尽量客观中立,并如此解释:这个问题涉及学科鄙视链。比如,在物理沙文主义的影响下,有人认为物理高高在上,因为只有物理学这样既有系统理论又有定量的学问才算得上科学。有人认为,化学是不存在的,只是物理学的一小部分而已。在物理学之后,依次是通讯、计算机自动控制、材料科学等,气象、生物之类就只能屈居鄙视链的下端。而社会科学,特别是哲学,连排在科学最底端的学科都比不上。江晓原认为,“学科鄙视链”不宜提倡,但它潜藏于科学家的意识之中,常常会有表达的冲动。物理鄙视链背后的逻辑是对数学工具的应用程度。用这把尺来量,物理最“硬”,生物学只能算“凑合”,经济学就“不值一提了”。

  在《读本》中,江晓原有一个比喻:科学好比厨房里的菜刀,既可以做好事,也可以做坏事。江晓原对这一比喻颇为满意,他说:“我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比喻来形容科学,曾经用过‘交际花’等,最后发现‘菜刀’最合适。因为菜刀贴近人们的日常生活需要,而且具有两面性。以前,我们认为科学尽善尽美,所以要热爱科学,为科学献身。‘菜刀’的提法,能够让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到科学的工具意义,它是为人类服务的。我们要对科学有戒心,把它放在和其他知识平等的地位。这样,我们才能客观理性地看待科学争议。”

  如何让科学这把“菜刀”尽量多地为人类做好事,而尽量少地做坏事?江晓原开辟了一个新视角,让科学找到了对立统一的另一面——人文。科学与人文是两种文化,它们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主要的表现形式,已经从轻视科学与捍卫科学之间的斗争,从保守势力与改革开放的对立,向单纯的科学立场与新兴的人文立场之间的张力的转变。正是由于人文主义的出现,科学主义者才遇到了真正的对手。科学主义与人文主义常常互相攻击,且各有所长。科学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人文也一样,双方各有各的局限性。《读本》启发我们:科学与人文,虽然不一定相亲相爱,但却必须平起平坐,共同滋养人类文明的进程。

  《读本》用全新的视角看科学,向大众传播新的科学理念。江晓原认为,在过去某一段时间里“读本”很热,但后来慢慢又“冷”了。原因是这些读本还是以“科学普及”为基本立场,对科学顶礼膜拜。大部分内容毫无新意,或者是作为教材的补充,单纯讲述科学知识,又或者是直接用牛顿等人的原著,使得读者很难理解。对于科学与大众的关系,江晓原的立场是“科学传播”。《读本》首选科学家试图与大众对话的重要文章。因为,它们代表了科学界对公众的回应,是大众最应该知晓的“科学硬核”。这些“硬核”如爱因斯坦的《我的世界观》、霍金的《公众的科学观》、薛定谔的《科学思想泛论》。由于“科学传播”的基本立场,《读本》的本意也显得出类拔萃:首先,它是面向公众的,意在让读者亲近大师、探寻科学的本质;其次,重点关注科学与社会的关系,尽力拓宽读者的科学视野。

  从“科学普及”到“科学传播”,江晓原建构了一种“更科学”的科学观。他把科学请下神坛的同时,又在其中注入了人文的清醒剂,于当下科学技术高歌猛进的时代大有裨益。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 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 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 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