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您当前的位置 : 北国网 >> 娱乐 >> 热点新闻

儒学与经典

2019年11月25日 08:54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   编辑:徐硕

  俞晓群

  本文所言经书,主谈中国古代儒学经典,如“五经”“六经”“九经”“十三经”,有《易经》《诗经》《书经》《礼经》《孝经》《春秋经》云云。它们经过数千年时光,一直为历代读书人推崇。

  经书被誉为圣人之书,正如《宋史·田锡传》有记,田锡在《御览》序文中写道:“圣人之道,布在方册。《六经》则言高旨远,非讲求讨论,不可测其渊源。”再有,南北朝颜之推《家训治家》写道:“吾每读圣人之书,未尝不肃静对之,其故纸有《五经》词义,及贤达姓名,不敢秽用也。”

  经书被称为至善之书,《魏书·李先传》有记,北魏太祖拓跋珪问李先曰:“天下何书最善,可以益人神智?”先对曰:“唯有经书。三皇五帝治化之典,可以补王者神智。”又问曰:“天下书籍,凡有几何?朕欲集之,如何可备?”对曰:“伏羲创制,帝王相承,以至于今,世传国记、天文秘纬不可计数。陛下诚欲集之,严制天下诸州郡县搜索备送,主之所好,集亦不难。”太祖于是班制天下,经籍稍集。

  经书被推为群书之首,历代儒生始终都把它们放在阅读的第一位。明代吕坤将书籍分为九类,第一类“全书”,即有《十三经注疏》;第二类“要书”,依然有《四书六经集注》。清代学者重视读经,如邵长蘅《与魏叔子书》言:“读书莫先于治经。愚意欲画以岁月,《易象》《诗》《书》《春秋》《三礼》诸书,以渐而及。”方东树《汉学商兑》有记钱大昭言:“读书以通经为本,通经以识字为先。”王鸣盛《问字堂集序》亦言:“夫学必以通经为要,通经必以识字为基。”所说完全一致。

  经书被视为做人的准则。晋代束皙《读书赋》中唱道:“颂《卷耳》则忠臣喜,咏《蓼莪》则孝子悲,称《硕鼠》则贪民去,唱《白驹》则贤士归。是故重华咏诗以终己,仲尼读《易》以终身,原宪浅吟而忘贱,颜回精勤以轻贫,倪宽口诵而芸耨,买臣行吟而负薪。圣贤其犹孽孽,况中才与小人!”

  经书被历代儒生珍爱,古代典籍“五经巾箱本”的由来,正是读书人尊崇经书的产物。《南史·萧钧传》有记:钧常手自细书写《五经》,部为一卷,置于巾箱中,以备遗忘。侍读贺玠问曰:“殿下家自有坟素,复何须蝇头细书,别藏巾箱中?”答曰:“巾箱中有《五经》,于检阅既易,且一更手写,则永不忘。”诸王闻而争效为巾箱《五经》,巾箱《五经》自此始也。

  其实先人读书,实为一种精神的追求与信仰。清代冯班《钝吟杂录》即写道:“多读书,则胸次自高,出语皆与古人相应,一也。博识多知,文章有根据,二也。所见既多,自知得失,下笔知取舍,三也。”再有,《北史·崔儦传》记道,崔儦自负才学,在自家门上写着:“不读五千卷书者,无得入此室。”

  读经有五个要点需要注意:

  其一,经书由多部著作组成,特质自然不同。对此历代学者多有论说,略记如下:柳宗元《答韦中立书》说:“本之《书》以求其质,本之《诗》以求其恒,本之《礼》以求其宜,本之《春秋》以求其断,本之《易》以求其动,此吾所以取道之原也。”《宋元学案》有记,元代李存读《五经》称:“此心苟得其正,则所谓《书》者此心之行事,《诗》者此心之咏歌,《易》者此心之变化,《春秋》者此心之是非,《礼》者此心之周旋中节。至孝友睦姻任恤,皆此心之推也。”清代唐彪《读书作文谱》称:“凡书有纲领,有条目,又有根因,有归重。如《春秋》为纲,三《传》为目;《大学》圣经首节是纲,明明德两节是目。”袁枚《答惠定宇书》称:“虽舍器不足以明道,《易》不画,《诗》不歌,无悟入处。而毕竟乐师辨乎声,《诗》则北面而弦矣。商祝辨乎丧,《礼》则后主人而立矣。”

  其二,读经要反复阅读,不厌其烦。南北朝梁元帝萧绎《金楼子》称:“凡读书必以《五经》为本,所谓非圣人之书勿读。读之百遍,其义自见。”萧绎此语,后人引用最多,如宋代苏辙《栾城先生遗言》称:“公曰:读书百遍,经亦自见。” 朱熹《童蒙须知》称:“古人云:读书千遍,其义自见。”清代李光地《李榕村集》称:“读经者且不要管他别样,只教他将一部经,一面读,一面想。用功到千遍,再问他所得便好。”

  其三,经书一定要精读。梁启超先生《治国学杂话》,即把读书分为精读与涉览两类,并称“诸经、诸子、四史、《通鉴》等书,宜入精读之部。”读者需要字斟句酌。比如一个“仁”字,宋代朱熹《朱子语类》写道:“如《扬子》于仁也柔,于义也刚;到《易》中又将刚来配柔,柔来配义。《论语》学不厌,智也;教不倦,仁也。到 《中庸》又谓成己仁也,成物智也。”再如明代薛瑄《读书续录》写道:“经书中有字同而义异者:如《易·泰卦》,‘泰’乃亨泰之义;《论语》君子泰而不骄,‘泰’乃舒泰之义;《大学》骄泰以失之,‘泰’乃侈肆之义……经书字如此类者,字同而义异,读者当各即其义而观之,不可以字泥也。”

  其四,读经要日积月累,不能一蹴而就。《宋元学案》有记郑耕老《读书说》,他将“六经”及《论语》《孟子》《孝经》字数一一列出,合计四十八万九十字。“且以中材为率,若日诵三百字,不过四年半可毕;或以天资稍钝,中材之半,日诵一百五十字,亦止九年可毕。苟能熟读而温习之,使入耳著心,久不忘失,全在日积之功耳”。

  其五,虽然经书有称“圣人之言”,并且孔子读前贤经典,也会“述而不作”;但后学也不能盲目尊崇,无所作为。正确的认识有三条:一是要有疑、敢疑。清代江藩《汉学师承记》写道:阎若璩“年二十,读《尚书》至古文,即疑二十五篇为伪。”二是要独立思考,如《宋元学案》有记李潜所言:“读书不要看别人解,看圣人之言易晓,看别人解则欲惑。”三是要敢于走出经书的藩篱,开阔阅读视野。宋代王安石《答曾子固书》即说:“读经而已,则不足以知经。故某自百家诸子之书,至于《难经》《素问》《本草》诸小说,无所不读;农夫女工,无所不问;然后于经为能知其大体而无疑。”又见清代陆世仪《思辨录》有记:“晦庵诗有云:‘书册埋头何日了,不如抛却去寻春。’此晦庵著述之暇,游衍之诗也。凡人读书用工,或考察名物,或精研义理,至纷賾难通,或思路俱绝处,且放下书册,至空旷处游衍。一游衍忽地思致触发,砉然中解,有不期然而然者,此穷理妙法。”

  很多人读经不得其入,却以陶渊明“不求甚解”之说遮掩。冯班《钝吟杂录》有记:“陶公读书,止观大意,不求甚解;所谓甚解者,如郑康成之《礼》,毛公之《诗》也。世人读书,正苦大意未通耳,乃云吾师渊明,不惟自误,更以误人。”对此,《晋书·刘乔传》中一段故事写道:右丞傅迪好广读书而不解其义,刘柳却只读《老子》一本书。傅迪瞧不起刘柳,说他读书少;刘柳反驳说:“卿读书虽多而无所解,可谓书簏矣。”

  当然,读书难入路径的人,也可以试用林纾先生的办法,他在《小儿语述义》中写道:“读圣贤书不当作文章看,当作饮食衣服足以救我饥寒看,方能切心。若口里诵,耳里听,心里忘,纵使长年伏案,亦得不了一毫益处。”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 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 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 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