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您当前的位置 : 北国网 >> 娱乐 >> 热点新闻

那些语言里的度,过目不忘

2019年12月02日 09:37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   编辑:徐硕

  申霞艳

  做了20年文字工作,知道自己对每一个写下的字都负有责任,因为每个字、每篇文章、每本书都有可能跟自己和他人的生命瞬间相联系。“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毫无征兆地,我们的心灵会与他人相遇,我们会眼前一亮、心头一热,甚至热泪盈眶。语言的魔力无所不在。

  朋友突遭重疾,大家在一起喝着苦茶。面对午后斜阳,心中百感交集,眼中泪光闪烁,却无以言表。茶凉了又热,热了再凉,雾气萦绕,默默无语。很长时间过去了,要散时,一个比我们年龄小了一轮的朋友突然说,我下载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发在群里。“仿佛这古园就是为了等我,而历尽沧桑在那儿等待了四百多年”,我们握手告别,仿佛有了新的力量。

  现当代文学史课堂上,有时会鼓励学生比赛背诵名言,总是鲁迅的最多。不说枣树那些著名的梗了,单是两个定语就足以征服我:一是“红红绿绿的动”,二是“川流不息的吃饭”。童年就是在乡村的谷场上看戏的,那些高耸入云的发髻、飘飘欲仙的水袖一直留在记忆里,此刻,《社戏》里“红红绿绿的动”将我带回儿时的夜晚,逼真的记忆来到眼前,简直妙不可言。又比如《伤逝》写五四时期自由恋爱的悲剧,当子君嫁给涓生,追求到所谓的自由的爱情之后,紧接着的是“川流不息的吃饭”。这决不是促狭,而是人生的要义。我们的用语习惯,川流不息都是跟人群、车马结合在一起,鲁迅就用它来修饰吃饭,这与我们这个“以食为天”的民族见面就问“吃了吗?”是多么匹配;“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自由婚姻又如何?“川流不息的吃饭”就是人生要有所附丽的基本注脚。同时,这种陌生化的搭配也在更新我们的语言结构。

  对于鲁迅语言的如刀如雕刻,很多作家、评论家谈得多了。余华的谈论让我印象尤深。年轻时,他刚开始写作不久,有人让他去改编电视剧,他也想赚钱,商量着改编鲁迅。于是他就认真阅读鲁迅,最后却放弃了并劝朋友别糟蹋鲁迅。他举两个例子:一是《狂人日记》中只用一句话就把人写疯了——“赵家的狗为何多看了我两眼?”二是《孔乙己》中写到孔乙己被打折了腿后喝酒,“原来他是用这手走来的”。余华的谈论证明他读得很细致,正是这种反复细读给他带来了写作的精准。

  最近翻阅余华新出的一本随笔《我只知道人是什么》,有两句话跳入眼中,叫我难忘,是描述我们文学界的朋友,其中一句话是写北京大学中文系老师陈晓明。上世纪80年代末,陈老师还在社科院读博士,余华去拜访他,他说他是一个诗人,他的诗发表在研究生院女同学们的笔记本上,我只看了一遍就记住了。我觉得这个笔记本特别好,如果他说发表在女生们的日记本或者心里,那就会显得不够庄重,发表在笔记本上,我觉得这就跟陈老师学者的身份、他对诗歌的爱好、语言的哲思性非常契合。另一句话是写《收获》的编辑程永新。他们也是很年轻时开始交往的,余华赞誉他是“巨鹿路上的潘安”。大家知道巨鹿路是《收获》杂志的所在,是文学青年的圣地,但我们设想一下再夸张一点儿,说他是上海滩的潘安会怎样,那意味就会大打折扣。语言的度是相当重要的,“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同样适合于语言。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不同的认知装置,有不同的眼睛、不同的心灵、不同的阅历,让不同的语言跳入跃出。最终,我们会被那些自己过目不忘的语言塑造、建构并形成新的认同。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 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 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 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