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您当前的位置 : 北国网 >> 娱乐 >> 热点新闻

从画报看晚清社会的独特文化面相

2019年12月16日 08:58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   编辑:徐硕

  刘兰肖  叶  建

  提示

  晚清画报是一种由西方传入并“以图像为中心”叙事的新型报刊。陈平原《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晚清画报研究》一书牵涉从晚清到民国初年的画报120种左右,并重点论述了其中的三四十种。书中通过各自独立但又内在关联的十篇文章,将近代启蒙、新知传播、辛亥革命、女子学堂、科幻小说等诸多内容,配以300多张图片,再现了晚清画报缤纷的面貌。

  晚清画报是一种由西方传入并“以图像为中心”叙事的新型报刊。它作为晚清时期通俗刊物的一大分支,除《点石斋画报》《启蒙画报》《时事画报》等少数刊物外,长期以来不为学界重视,文本散佚严重,刊物著录亦不齐全。近年来,在各界人士多方努力下,大量晚清画报得以整理出版,其基本面貌逐渐为世人知晓。陈平原早在20世纪80年代撰写博士论文《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时,就对近代报刊产生兴趣,并于1996年着手研究晚清画报,是这一领域国内起步较早且卓有成就的学者。在前后20余年间,他“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除翻阅国内影印出版的《清代报刊图画集成》《清末民初报刊图画集成》《清末民初报刊图画集成续编》等资料外,还遍访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日本东洋文库等海内外十多家图书馆,发现了前人未曾提及的20余种画报,基本摸清了现存晚清画报的家底,进而形成了独具一格的研究路径。

  报与刊在晚清时期没有明确的分野,当时许多知名期刊以“新报”“丛报”“月报”等命名,两者从内容到形式都相互交融,期刊“新闻化”与报纸“期刊化”兼而有之。也因为这个缘故,对于什么才是严格意义上的晚清画报,中外学界众说纷纭。在陈平原看来,画报“必须与新闻结盟”“表现中国读者关注的‘时事’,且牵涉绘画技巧以及生产工艺的改进”。简言之,画报以图像叙事为中心,是“有‘画’的报”,主要从属于“新闻业”,其硬核元素是新闻。沿着这一路径,陈平原用了20多年时间,持续对包括《点石斋画报》在内的30余种晚清重要画报进行深入的文本研究,探讨这些画报反映的历史事件、科学新知、社会生活、教育文化、民俗仪式以及建筑景观等,撰写了一系列有分量的学术研究论著,其中《教会读物的图像叙事》《风景的发现与阐释——晚清画报中的胜景与民俗》《鼓动风潮与书写革命——从〈时事画报〉到〈真相画报〉》《晚清人眼中的西学东渐——以〈点石斋画报〉为中心》等10篇,收录入《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晚清画报研究》一书。

  对于“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晚清画报研究”的书名,其实中外学界并不陌生,香港三联书店2008年曾出版过同名图书。此次北京三联书店出版的增订版,全面反映了陈氏晚清画报研究的最新成果,内容由原先的五章增至十章,弥补了前书的不少缺憾。首先是增设了作为“总论”的《图像叙事与低调启蒙——晚清画报在近代中国知识转型中的位置》,对晚清画报整体发展及其历史地位作了全局性的分析;其次,儿童、胜景、民俗、革命等若干选题,随着资料的完备和自身观点的成熟,拓展形成了新的研究成果,使得全书的著述框架越发充实、丰满。按照陈平原自己的夫子自道,对于晚清画报的研究之所以能够持续这么多年,一方面“既深感蕴含的潜力”,另一方面“也遗憾写作未能尽兴”。也正是这样,他表现出了“以今日之我难昔日之我”的自我批判精神,对早年著述加以修订、扩充。由于书中特意标注了所收录文章的初稿和修订时间,读者若是细读则不难发现陈平原自我批判、追求完善的学术心路历程。这其中,扩充“意犹未尽的”内容者有之,如《转型期中国的“儿童相”——以〈启蒙画报〉为中心》在原先基础上增补了第四节“蒙书传统与版刻画报”;否定自己原先观点者有之,如对《新闻与石印——〈点石斋画报〉之成立》提及的“石印术何时进入中国”加以重新确认,最终定格为1825年;完善以往观点者有之,如认识到《晚清人眼中的西学东渐》对吴友如舍弃“点石斋”而独创“飞影阁”的批评未能“顾及到画家本人的感受与追求”,于是采取两分说看待这一问题,一方面从“画报”角度看是倒退,另一方面从画家的自我实现而言则是“成功”。

  就北京三联版《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而言,无论其研究对象,如《点石斋画报》《时事画报》等晚清画报中的翘楚,还是涉及的话题,如性别、儿童、知识生产、文化启蒙等,大多是当下海内外学界研究的热点。王尔敏、李孝悌、康无为、叶晓青、鲁道夫·瓦格纳、彭永祥、韩丛耀等中外学者都曾涉足于此,且有影响较大的专著问世。为此,陈平原始终秉持平等开放、兼收并蓄的全球视野,在各类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就涉及晚清画报的有关议题与海内外学者展开对话,以期“引申触类,借材于与域外之学以相发”。他极为留意相关研究成果,力求遍览各种主要原始文献及研究专著,博采诸家之长,以成一家之言,如在论述《点石斋画报》为了适应上海平民文化的需要而造成其传播“新知”存在局限时,引用叶晓青的观点并加以阐发,指出这种市民趣味并不“真正理解和接纳西方文明”,影响了画报对提倡女学等议题的“理解与发挥”;如在分析《点石斋画报》与西方画报图像关系时,引述德国学者鲁道夫·瓦格纳的研究成果,认为他对于吴友如等画师因被西方画报的图像深深吸引而“时见仿作”的考辨“值得信任”,同时也对其关于《点石斋画报》“将中国在图像层面整合入一个全球性交流体系”的观点提出质疑,认为这种假设未免“过于理想化”。

  陈平原对晚清画报的研究,围绕“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展开。他在研究中发现,因传统中国“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图像叙事”结盟,才产生了画报这一期刊门类,并最终汇入以“启蒙”为标识的现代化进程。鉴于这一过程非常复杂,牵涉到宗教与世俗、商业与政治、文人与大众、图像与文字、知识与审美、新闻学与历史感、高调论述与低调启蒙等一系列问题,陈平原主张以文学史为中心,“兼及新闻史、绘画史与文化史”,考察晚清报刊文体的变化,以及图像叙事与文字叙事的差异,描述出晚清画报的“前世今生”,呈现了晚清最后30年的历史巨变与社会生活,为“今人之直接摸触‘晚清’”提供了历史的复盘。不过,在强调宏大叙事的同时,陈平原始终关注“图文之间的缝隙”。他认为,这些缝隙很可能缘自于绘画者与撰文者在“主观愿望与客观效果、直观感觉与理性判断、媒介与技巧之间”的“微妙差异”,其价值在于帮助我们加深“对晚清的社会风尚、文化思潮以及审美趣味的复杂性”的理解。

  基于这一研究思路,陈平原在《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晚清画报研究》中采取专题论述,各自成篇,从晚清画报“图像唯恐不古,文字唯恐不新”的办刊策略,透视晚清民众身处“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对古今并置或互相穿越的器物与文化、学问与故事“见怪不怪”这样一种古今穿越、新旧对峙的文化征候。换言之,陈平原用长期的扎实研究,从一个侧面揭示出晚清时期社会文化嬗变的脉络:晚清画报的图像与文字既有西方提供的“直接范本”“间接启迪”和“精神上的召唤”,亦有对传统资源的挖掘,这其中可以是直接借鉴,也可以是间接挪用,还可以是施克洛夫斯基所说的“叔侄继承”。比如,晚清画报“风景之发现”,固然有西洋画报的启迪,但更重要的是得益于中国传统的山水画、风俗画以及城市图;晚清科学小说中对“飞车”形象的叙述,其知识来源十分多元,包括了出使官员的海外游记、传教士所办的时事和科学杂志、突出平民趣味的画报、被激活和重新诠释的古来传说。这种既强调“中外互动”,又兼顾“古今对话”,并在内容及形式上不断与时俱进的办刊特色,使得晚清画报在不断的追摹、混搭与穿越中有所创获,呈现了“纯文字的书籍或报刊”之外另一面的晚清社会图景,走出了以中间立场关注都市风情、市民趣味,开展“低调启蒙”的传播回路。

  综上所述,《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晚清画报研究》不仅是陈平原“触摸历史”系列的又一力作,同时也是当下研究中国新闻史、中国期刊史不可多得的杰作。该书以晚清画报的全方位研究成果,揭示了晚清社会的独特文化面相,不仅为一般读者提供了了解这段历史的优秀读本,尤其为相关专业领域提供了跨学科研究的成功范例。其中蕴含的深井式研究的学术传统、不断自我超越的学术品格和面向世界的学术视野,也值得我们深入文本品读感悟。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 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 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 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