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您当前的位置 : 北国网 >> 娱乐 >> 戏剧杂谈

夫弹妇唱的戏曲人生

2019年12月27日 09:25   来源:辽沈晚报   作者:   编辑:杨旭

柳茂清(右)和刘桂琴夫妇,一人拉弦一人唱戏。本报记者 万 重 摄

b0b4d9cf-e384-4e91-9aa3-e75663141d62

刘桂琴、柳茂清(左四、左五)和奉天落子剧团的成员在一起。 本报记者 万 重 摄

  本报记者 胡海林

  奉天落子,起源于上世纪20年代初,源于莲花落子、拆出小戏、唐山落子等,后传出关外形成奉天落子,是一种传统的地方戏曲,并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火爆一时。在沈阳,有这样一对夫妻,一个是唱了几十年评剧的主唱,一个是剧团乐队的主弦,他们视传承奉天落子为己任,不遗余力挖掘老戏曲目,录唱腔,指导戏曲爱好者唱戏,走进校园向孩子们讲授本土戏曲知识……他们一拉一唱,道不尽对奉天落子老腔老调的痴迷。

  12月19日,星期四,在沈阳市和平区奉天落子传习社里,阵阵欢快的锣鼓点,附和着抑扬顿挫的唱腔,让人仿佛置身于上个世纪。

  这天,是传习社集体定期“磨戏”的日子,来参加活动的人,有剧团退休的演员,有医院退休的医生,还有坐两小时公交车赶来的戏迷。屋里三十来人,没有一人小于60岁,但他们如痴如醉的快乐却写在了脸上。

  热闹的传习社里,两位“领头人”刘桂琴和柳茂清深受大家敬重,他们既是奉天落子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性传承人,也是夫妻。刘桂琴时而教人唱嗓,时而教人把握身段动作,举手投足之间足见功力;而一旁的柳茂清拉着板胡,和着锣鼓、扬琴、竹笛声,弦音绕梁。

  从十多岁开始接触乐器和评剧,柳茂清和刘桂琴的人生便结缘于戏曲之中。如今,他们的年龄分别为84岁和77岁,却仍用执着的热爱,在传承奉天落子中书写他们的“传奇”。

  一次相遇 舞台上演绎历史春秋

  柳茂清出生于哈尔滨,打小爱好乐器,8岁开始专业学习板胡,无论是学校演出还是小院唱戏,他都会被推上台拉上几曲。

  1953年,柳茂清考取沈阳的一所中专,背着行李和自己的板胡来到沈阳求学。不承想,这次求学经历却让他彻底放弃了之前的人生规划,转而开启了他的戏曲人生。

  “我本来学的是电力专业,那时沈阳剧院多,课余时间没啥事,我就背着板胡往各剧院里跑,一来是凑热闹看戏,二来是想切磋技艺并拜师学艺。当时沈阳有30多个剧院,我几乎都去过。”忆及当年,柳茂清眼中有光。

  中专读了一年多后,柳茂清作出一个让人吃惊的决定:退学去剧院演戏。“当时没有电话,我写信向家里汇报这件事,当父母半个月后收到信,我这边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他们虽然反对,但已于事无补。”柳茂清说。

  因为生气,柳茂清的父母不再给他邮寄生活费。于是,柳茂清白天在剧场跟着师傅学艺拉弦,晚上就住在剧场,开始了在沈阳自食其力的生活。

  在沈阳出生的刘桂琴,也是打小对戏曲表现出浓厚兴趣。“那时我家开旅社,旅社对面就是一家剧院,每天都有戏剧表演。大概十二三岁时,我一得空就往剧院跑,扒着门缝看。看门师傅见我这么迷戏,后来就放我进去站着看。”刘桂琴说起儿时的趣事,忍不住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那时,听戏是最受老百姓欢迎的娱乐方式。与别人消遣式听戏不一样,刘桂琴则是边听边跟着哼唱,不时还跟着比画动作,仿佛自己就在舞台上表演一样。

  因为喜爱戏曲,1957年,年仅15岁的刘桂琴去参加群众评剧团的招生考试。刘桂琴身高、形象都令剧团满意,尤其当她开嗓试唱,更是让招考老师连连称赞,所以她当天就被留下来开始学戏。

  刘桂琴说:“我的启蒙老师是张丽君,她是盲人,但戏唱得特别好。那时候也没有录音机,唱词都是口口相授,老师教唱时我就赶紧记词,当天晚上和第二天早上各练一遍,临上台前再过一遍唱词,基本就敢上台唱了。”

  柳茂清和刘桂琴在剧团里成为同事。刘桂琴学得快,表演到位,逐渐成长为一些剧目的主唱。柳茂清则同台拉弦伴奏,并成长为乐队的领奏,两人的舞台合作也越来越默契。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沈阳城各种小戏班“百花齐放”,仅北行地区就有好几家剧院,全城的剧院则有好几十家。各家剧院为了保持剧目和主演常换常新,刘桂琴、柳茂清便和剧团其他演职人员一起,组团在各剧院间来回“巡演”。

  一段情缘 儿女做媒促成黄昏恋

  舞台上是搭档,舞台下是朋友。柳茂清和刘桂琴各自成家后,两家人都住在剧团的家属大院里,两家的孩子在一个院儿里长大,时常往来。

  演戏时,舞台上的主唱刘桂琴无疑是戏迷注目的焦点。一次演出结束后,当报幕人隆重介绍领奏柳茂清表演精湛时,刘桂琴过来打趣:“以后就你自己来一个自拉自唱罢了。”

  事实上,柳茂清真有过学唱戏的念头。他说:“我有嗓子、有扮相,还会拉弦儿,记词也可以,唯独动作不圆润,老抖身子,外行看不出门道,但内行还是能看出来。”听到柳茂清如此评价自己的短板,刘桂琴哈哈大笑起来。

  斗转星移,随着时代发展以及人们娱乐方式的增多,进剧院看戏的观众越来越少,剧团的经营也愈发艰难起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柳茂清和刘桂琴所在的评剧团解散。刘桂琴被分配到街道办事处,从事与戏剧不相干的工作,柳茂清则加入到其他剧团继续拉弦儿奏乐,誓把板胡拉到底。

  而后的十多年间,刘桂琴只要有闲暇时间,便跟着柳茂清等一行人,前往北京、天津、太原等地演出,城市、农村的舞台,都有过他们执着于戏曲表演的身影。用刘桂琴自己的话说,那段“跑江湖”的日子虽然很累,但很充实,“最多的时候,我曾连着三天演了九出戏,一出戏站台上唱3个小时,嗓子都要冒烟了。”

  有一次,刘桂琴演完戏在后台卸妆,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女孩走了进来,见到刘桂琴就要磕头拜师。刘桂琴问及原因,原来小女孩特别痴迷戏曲,希望能拜师学艺。

  “小女孩特别像小时候的我。没过一会儿,女孩的妈妈便追进后台,劝说孩子大些再学戏。我只好替女孩化妆,并一起合影留念。那次经历特别令我感动,觉得戏曲还有未来,需要继续传承下去。”刘桂琴说。

  从坐科学戏,到同台演出,到剧团解散“跑江湖”,再到眼下携手打理奉天落子传习社,柳茂清和刘桂琴相识60余年,但两人真正结为夫妻却是在3年前,而且是双方子女极力做媒撮合。

  儿子评价柳茂清说,因为热爱音乐,热爱生活,父亲照顾患病卧床的母亲20多年,家里从来没有阴霾,仍旧充满阳光,“两位老人相继丧偶后,我们乐见他们有共同的兴趣志向,可以一起安享晚年。”

  柳茂清拿出一张老照片指给记者看:“这是刘桂琴的奉天落子传承师父张赛虹,是辽宁民间艺术家,旁边的是我的师父李景泉,他们俩是夫妻。现在我们这一代也是夫妻档,仔细想想,这既是巧合也是缘分。”

  如今,柳茂清和刘桂琴在家的时候,两人一个记词一个谱曲,努力挖掘奉天落子老曲目并整理入档资料,兴之所至,两人则一人拉弦一人开嗓,戏曲声在屋里久久回荡……

  一份责任 共同守护百年落子传承

  柳茂清接触奉天落子还是1958年的事,那时他跟着师父李景泉学习板胡,不时能听到师父那代人开腔唱奉天落子。在舞台上唱了半辈子戏的刘桂琴,开始学习奉天落子时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

  2006年,奉天落子进入辽宁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成为沈阳市和平区文化馆主抓的保护项目,时年82岁的张赛虹成为奉天落子的传承人。

  为了传承好奉天落子,年事已高的张赛虹想到了评剧圈有名的主唱刘桂琴。2007年,刘桂琴正式拜在张赛虹门下,成为奉天落子的第四代传人。

  因为刘桂琴本来就有评剧基础,又经常在外面演出,所以学起奉天落子来也很快,渐渐地便成了奉天落子剧团的顶梁柱。

  2009年3月15日,是沈阳老戏迷们的节日。这天,落寞舞台几十年的奉天落子亮相沈阳和平会馆。舞台上,身着水粉绣花袄裙的花旦唱念做舞,令观众目不暇接。在师父张赛虹唱完《劝爱宝》选段后,刘桂琴登台领唱了《盗金砖》《桃花庵》。

  “那天,真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样,会馆里坐满了观众,我们用演出帮大家找回记忆,还是很有成就感的。”刘桂琴回忆说。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喜欢落子戏,刘桂琴和柳茂清尝试着走进校园,向孩子们讲解这一地方戏艺术,也曾在一些演出场合发放传单免费招生,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来关注奉天落子,进而喜欢它。

  柳茂清说:“奉天落子传承的最大难题,是不好形成年龄梯次的人才队伍。我自己的两个孩子也曾在评剧院工作过,但戏曲不景气后他们都改了行,对回头做这个工作已了无兴趣,毕竟还要面对现实的生活问题。”

  奉天落子传习社眼下作为一个纯公益的群众性娱乐社团,社员平均年龄超过70岁。如何突破瓶颈补充新生力量,加压在两位老人的身上,让他们更加紧迫地与时间赛跑,努力挖掘落子老戏并进行整理。

  在家里,柳茂清搬出一大摞整理谱曲的戏曲词本,这些词本均由两人合作而成:刘桂琴负责凭记忆写词,柳茂清拉弦谱曲,遇到叫不太准的地方,两人便一人拉弦一人唱,“我们的日常生活很简单,但每天对话的内容80%是落子戏。”

  在师父张赛虹故去后,刘桂琴和柳茂清成为奉天落子剧团的领头人。为了剧团发展,两人一字一句写戏本,一板一眼示范唱腔。2016年,刘桂琴还从戏迷中收了一名弟子,“她底子不错,奉天落子不能后继无人。”

  现在,奉天落子传习社每周四和周日都会集合,大家在悠扬的乐曲和戏曲声中以戏会友,不时还会组织传习社的成员扮上行头,认认真真演上几出戏。

  这对夫妻传承奉天落子的情怀,为沈阳老腔老调留下绕梁余音,声声不息。

  补记

  不舍

  奉天落子作为汉族传统的地方戏曲,曾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火遍东北大地。2011年,奉天落子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刘桂琴感觉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每次正式出演,光是化妆和打扮行头就需要近两个小时。勒头网、7个片子、2个鬓角、线帘子、头网、大簪等“软头面”,还有泡子、顶花、横梁、旁凤等“硬头面”,一出戏3个多小时,刘桂琴就这样一直顶着3斤多重的装束,“有时脑袋都被勒得生疼,但还是要坚持。”2014年以后,刘桂琴就很少这样装扮了,因为她不小心摔了一跤,听力严重受损。她说:“因为耳朵听伴奏不真切,辨音就有了问题,唱腔发音也就不太准了。”

  一生苛求舞台完美的刘桂琴,讲到这段遭遇时不自觉停顿下来,眼里流露出无奈和失落,并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

  柳茂清接过话头:“没办法,后来她就教我唱戏,我有底子也会写词谱曲,如有唱得不对的地方,她帮我纠正,然后我们再一起教其他人,就这样一直维持着这落子戏班到现在。”

  今年9月,柳茂清突发脑血栓,走路都需要人扶,手也不停地抖动。就在大家都以为“首席板胡”要断弦时,柳茂清静养一个多月后竟奇迹般地好起来,又拎着板胡回归到落子戏班中。

  现在,每逢周四、周日集体练戏的日子,两位老人都要从铁西家中赶往10公里之外的奉天落子剧团。戏班里,柳茂清、刘桂琴夫妇加徒弟白云,三人的年龄之和已经超过200岁。

  “几个孩子都不乐意我俩折腾,希望我们在家好好享受晚年生活,担心我们年龄大出现意外。他们虽然嘴上说不高兴,但还是时常开车接送我俩到戏班。”柳茂清笑着说。

  回想起多年前在沈阳北市场演出时,戏迷们意犹未尽迟迟不愿离开的场景,刘桂琴和柳茂清老人仍激动不已。虽然经历过戏班的兴盛和冷清,但两人始终无法放弃那份执着,总是担心这门艺术后继无人。

  为了将奉天落子传承下去,政府部门同样在努力。目前,沈阳市和平区文化部门已抢救挖掘出15部传统剧目,整理出版了4本保护性书籍。

  “传统文化不能丢,过去落子靠口口相传,我们忙着整理老戏并谱曲,就是希望100年甚至几百年后有人想了解这些历史,至少我们这些唱过奉天落子的人为大家留下了痕迹。”说这话时,柳茂清目光坚定。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 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 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 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