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您当前的位置 : 北国网 >> 娱乐 >> 热点新闻

别因为奇葩论文看低了学术

2020年01月15日 09:07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   编辑:徐硕

  高 爽

  前几天,还跟几位朋友有过一次争论,关于学者们的各种“奇谈怪论”。我的“辩护”意见是:很多观点看似无厘头,往往是媒体断章取义的结果。双方各举很多例证,谁也不能说服谁。可就在几个小时后,“对方辩友”就发过来一篇文章——某位学者说“亚当是亚洲的当,夏娃是华夏的娃”,以为是搞笑的段子,点开一看,还真是一个正襟危坐的场合。接着就看到了这篇引起网络热议的论文——冻土学家徐中民谈“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真是打脸,再无可辩。

  互联网的记忆是强大的,因为这则新闻,网友们把过去这些年媒体曝光过的神论文全部罗列出来,什么《行长的面部宽高比影响银行绩效的路径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对蟋蟀身体与战斗力关系的认识》《试论“量子纠缠”与针灸》,等等,真是洋洋大观。我也找到了一个有趣的巧合:去年,演员翟天临因为不知道知网被网友揪出来,结果导致自己的博士论文被发现抄袭,最终学校和导师受到牵连,这事发生在春节期间;今年这篇吹捧导师,结果把导师坑了的7年前的旧文被网友翻出来,同样发生在快过年的时候。如果写一篇《论坑师行为与春节的关系》,没准儿也能登上“神论文排行榜”啥的。

  每一次论文事件的发酵,都令人从不同侧面反思学术领域的种种问题,确实也值得反思。很多评论文章都在讨论,相信会对问题的解决有所促进。我说不出更多的新意了,但还是想说上一句:“并不是所有学者都是这样做研究、这样写论文的。”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经常与学者打交道。我所接触到的学者当中,治学严谨者占了大多数。很多记者打怵跟学者打交道,也跟他们比较“死板”“爱较真儿”有关系。我还记得有一次关于一项网络调查,拿着数据请一位社会学教授做评论,她跟我讲了大半天的时间,从问卷设计的科学性到结论的严谨周密。等到稿子写成了发给她看,她又进行了认真修改,把一些通俗的表述都改成了专业术语。邮件里,她还特别表示了抱歉:“其实有些话你那么说也行,但是出于职业习惯,我还是忍不住改了一下。”说实话,她改过的稿子让我有一些无奈,很担心读者因此看不懂,但对她的治学态度我心生敬意。

  这样的事并不值得大书特书,不过是学者应有的样子。但也正因为平常,反倒没有办法占据版面、登上热搜。在我们的网络上,只有看到老教授坐飞机、乘高铁还在做研究,或者博士不知知网、专家吹捧导师,才会引起我们的关注。前者令我们敬佩,后者引发群嘲,而这中间的大多数反倒被我们忽略了。我所认识的学者们,他们或者也有很多自己的小心思、小不满,但一旦进入自己的学术领域,他们还是有敬畏心、有职业操守的。

  我读过研究生,仅仅3年时间就深知其中的辛苦。所以,我至今仍然尊重所有选择以学术为终生事业的人,这是一条孤独而艰辛的道路。就像王国维那段经典的论述,无论从事哪一项学术研究,从“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再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个过程无比艰难,所谓“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甚至多少还有运气成分,多少人可能只能行至半途。

  所以还是想说:别因为那些学术不端的人就黑化了整个学者群体,更别因为那些奇葩论文就看轻了学术。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 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 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 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